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三个男人JR、Kiki、Dylan小天使(笑)CP all他们仨。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很久没写文…

【冬鹰】飞越疯人院(病友AU)

【复联3】飞越疯人院(冬鹰)病友AU

【标题】飞越疯人院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冬鹰

【原著】复仇者联盟

【等级】R

【附注】这个故事有点神经兮兮的,另外我并没看过这个电影。

【介绍】克林特喜欢这个地方,他得在这儿努力交到朋友。

弃权声明】我很想鹰眼属于我,但是不,他们全都不属于我。

【正文】

第一章

克林特·巴顿:我抬起头,在这四四方方的小地方里,头顶是一片令人憎恨的蓝。

克林特被送进这里的时候正是夏至,天气闷热得像是下一秒就要窒息,天上的乌云压抑的不得了,克林特却十分高兴,他讨厌蔚蓝的天,以及有关蓝色的一切。

他甚至都不在意娜塔莎和那个叫班纳的医生在说什么,管他是调情还是介绍他的病情。窗外一声炸雷,克林特转过头看着外面狠狠砸在窗户上的雨滴,心情愉快的哼起了歌。即使娜塔莎和医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也不怎么在意,克林特微笑起来,让不成调的歌更大声起来。

克林特明白娜塔莎会很快和医生谈妥,让他留在这里。他已经没有几天前那么暴躁了,并且这个白色的地方让他觉得轻松。外面的雨越来越大,轰隆隆的雷声就要盖住了屋子里的说话声,克林特瑟缩了一下。

闪电撕破乌云,克林特冲娜塔莎的椅子挪了挪。

“哦,克林特,你又不怕打雷。”娜塔莎被挤在身旁的克林特打断了注意力,皱着眉说。

克林特冲她摇了摇头,神经兮兮地指了指窗外,“你得小心跟着闪电来的家伙。”

娜塔莎皱起眉,她不太分得清克林特什么时候是正常的,什么时候不是。她甚至不知道克林特的这些症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方面娜塔莎对克林特在几天前几乎差点杀了他们的头儿感到惊讶,另一方面有对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克林特不对劲儿而自责。

现在,她不得不将克林特送进这疯人院里。想到这里的娜塔莎浑身紧绷。

“嘿,嘿,塔莎,我会没事的。”克林特转过头露出个亲昵的笑容。

克林特总能看穿娜塔莎。娜塔莎放松了下来,“你最好见鬼的老实呆在这里,克林特。”

“你可以来看我!”克林特提议到,转向医生,“家属可以来探望对吧。”

班纳医生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都不在克林特关心的范围内,他只是聒噪的配合医护人员做了各种的心理测试。看着班纳医生手拿着的图片,克林特嗤之以鼻。早在他刚加入公司时就对这些简单低级的心理测试熟记于心了。

直到娜塔莎抱住克林特,他才回过神发现娜塔莎已经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克林特慢了半拍回抱主娜塔莎。

旁边的巨响打断了两个人,克林特下巴越过娜塔莎的肩膀看过去,几个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正跑向远处,那里一个男人正疯狂地揍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

“哇哦,”克林特眼睛亮了起来,正要去看热闹被娜塔莎拉住。

娜塔莎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别惹事儿,克林特,别惹事儿。”

克林特有点失望的看着被工作人员带走的发疯的男人,然后耸了耸肩。心底摸摸记住了那男人的金属手臂。

也许在疯人院也不会太无聊。

詹姆斯·巴恩斯:那个热爱星条旗的男人,是我要杀的人。

他被找到的时候甚至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他只记得自己的代号叫冬日战士,像是要迎接即将到来的阴冷的冬天。斯蒂夫,那个热爱星条旗的男人,叫他巴基。他不知道他是不是他要找的人,但是他想杀了他。大脑里的他告诉自己,他得杀了他,杀了这个热爱星条旗的男人。

将近半年,他和这个斯蒂夫生活在一起。每一天,他都无时无刻地寻找杀死他的方法,而斯蒂夫无时无刻地避免自己被他杀死,这就像个从不被厌烦的游戏没完没了,只会让他越来越暴躁。

他不明白自己跌脑袋是怎么了,很多时候他都想杀了这个会忧伤地看着他的斯蒂夫。很少的时候,在他的大脑深处有个声音在咆哮着斯蒂夫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能杀了他。往往这种时候,他会变得暴躁无比。他摔碎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家具、电器、不停的咆哮。最后有人找上门来,大声的冲着他们再说什么。

他觉得他的大脑拧在了一起,接着他失控了。即使是斯蒂夫都没能拦住他。

现在他被带到了这里,斯蒂夫满脸歉疚地看着他。

当意识到他要被关在这里时,他愤怒地撞向他要杀了的人。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他只能遵循大脑的指示,而大脑正告诉他斯蒂夫要摆脱他,要把他关起来。关在疯人院里,在那里会有可恶的医生用钻头钻进你的脑子。

他咆哮着挥着拳,用尽全身力气压住金发男人。他要完成任务,完成任务。

周围的人在拉扯着他,有人给他注射了些什么东西。他有点慌乱,一丝恐惧混杂着愤怒爬上了他的脊背。

他拼命的挣扎,看着自己被脱离斯蒂夫越来越远。他的双手被绑了起来,几个高壮的白大褂几乎架起他远离。

他在意识模糊的前一秒惨叫着。

他们都是被搞乱了脑子,才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娜塔莎离开,克林特回头看向被拖走的男人,惨叫声还回荡在他耳边——即使他的听力不怎么好。克林特看了看跟在他身边的护工,耸了耸肩。跟着离开,听话地保证会老实地呆在自己的房间,一个全是白色的房间,设施挺齐全,角落里摆了一些娜塔莎带给他的东西。

惨叫声似乎还回荡在他耳边,克林特坐了几分钟,终于坐不住了。看了看房间角落里的摄像头,转身走进浴室。

想要找到出路并不难,克林特擅长这个。没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在走廊偏僻的角落里了。

克林特左顾右盼,走廊两边都是一间间的小屋子,他朝几个门上的玻璃看进去,有一些看起来挺正常的,另外一些发出奇怪的叫声。克林特踢了踢脚,顺着走廊走向尽头。

脚步声让他停了停,转身藏进阴暗处。被两个护工推着的病床从拐角转了过来。克林特的眼睛在看到那条闪耀的金属手臂的时候亮了起来,“酷!”小声惊呼着,克林特看了看头顶,跟了上去。

克林特一路跟着男人被关进比他那间更封闭的房间里,确保其他人都离开了才从天花板里落了下来。

男人应该被注射了镇定剂,现在正昏睡着。克林特爬到男人的金属手臂前,摸了摸,“酷!要是我也有一条就好了。这太棒了啊!”

被绑住的男人显然在昏睡中也不那么安稳,突然的动弹让克林特吓了一跳,警惕地退后两步。男人的黑发散乱着,有点脏。克林特看着男人脸上痛苦的表情垂下眼睛。

“这可真无聊,等你醒了我再来,睡美人。”克林特耸耸肩,自言自语地原路返回。

克林特很快就在整栋楼里摸了一天,除了红色的警戒区他暂时没办法进去外,其他的地方他基本都走了一遍。窗外的雨已经停了,乌云也都散开来,后面是更加蔚蓝的天。克林特咬住后槽牙,流畅的动作僵硬了一些。

“哦,见鬼的。别看过去,别看过去。克林特别看过去。”克林特自言自语着,坚决不去看窗外晴朗明媚的天。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克林特疯狂钻进通风口,消失在走廊里。

詹姆斯被噩梦惊醒,那里很多白大褂拿着钻头和电击棒对着他的大脑鼓捣着。睁开眼的一瞬间,他还不太清楚自己在哪里。想活动双手却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半分钟后他才记起自己究竟是在哪里,他愤怒地挣扎起来,想要摆脱手上的束缚带。

“哦,你醒了,睡美人!”一个高兴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注意力。视线里出现了个男人,金色的乱糟糟的还散着热气。

詹姆斯警惕地看着男人,男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那些白大褂。相反他注意到了男人手腕上的色带,他搞不太懂为什么一个病人会出现在这里。

“嗯,我猜你这里没有监控,因为这么久了医生还没来。”男人自顾自地说,嘴角边的笑容有点神经质。

詹姆斯一言不发,继续挣动手上的绑束带,他思考着需不需要弄断他的拇指,才能让他的手从紧贴在手腕上的束带里挣脱出来。

“我建议你不要弄脱臼你的拇指,那超疼的!”男人突然说,让詹姆斯很惊讶。

他惊讶地看着男人,男人的表情认真的好像那真的他曾经试过。詹姆斯眯起眼睛,表情里带着敌意。

男人却像是完全没接收到他的敌意,转了个圈,将他身上的绑带稍微松了松,“我今天也是第一天到这里来。你得安静点,如果不想在来针安定的话。”

他不确定男人想做什么,决定暂时安静。

“你,以前当过兵?”男人敲了敲他的义肢,满脸的羡慕。

还没等他开口,男人自顾自地又说起来, “我以前也当过兵,还参加过搏击训练,那简直惨无人道。”他看着男人走到病床旁边,然后蹲下来。“我还去过巴格达,那里可真不是人呆的,你都想不到走到哪里就会遇到炸弹。我负责拆弹的,我还收集了一盒子的引爆器。”

詹姆斯挑了挑眉,盯着男人金色的发旋儿可没办法知道男人说的是真是假。

男人喋喋不休地说着,知道詹姆斯不耐烦地打断,“你不是医生。”

男人抬起头,詹姆斯能看到男人灰蓝色的虹膜里一片死寂。

半响,男人看着詹姆斯幽幽地开口,“我和你一样,被搞乱了这里。”

詹姆斯看着男人神经质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张开嘴艰涩地发出了一个“啊。”

(一章完)

【作者闲言】想了想,还是决定重新写这一篇。最开始只是为了一个梗写了这一篇,大纲和整体的故事都不完善。重新写了,希望可以完结~


评论(8)
热度(59)
2016-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