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三个男人JR、Kiki、Dylan小天使(笑)CP all他们仨。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很久没写文…

【Avengers】驯养野猫(Steve•Rogers/Clint•Barton)16岁

Ch.3 Clint·Barton16岁

在跟着Steve走之前,Clint从未想过他会和这个男人相处两年。一切都顺其自然的有点诡异。在Steve家里养伤开始(他一开始是拒绝的),算是半强迫地呆在这间不大还有点旧却十分温馨的小屋子里,转眼间Clint已经呆了两年。

名叫Steve的男人不是一直住在这里,Clint甚至好奇这个地方只是专门收留流浪的猫猫狗狗用的。Clint比一般的孩子还要聪明(也许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他留意到Steve每个月总会有一段时间不在这里。在临走前Steve会留好足够多的猫粮、狗粮,还有Clint 的生活费。

和Steve相处让Clint逐渐放下了戒心,第一个迹象Clint不再拒绝Steve帮他洗澡。第一次的时候让Clint相当难为情,他已经很久没有正经的洗过澡了,在马戏团里可没有这个条件,况且还是别人帮你洗(他带着石膏笨拙的手可洗不了澡)。他像个炸毛的野猫一样挣扎扭动,差点敲碎了手上的石膏。

最后Steve不得已留Clint一个人在浴室里,而Clint也发现了一只手究竟有多不方便,他堪堪地洗了头,看着他的头发从肮脏的暗黄色露出原本的沙金色,匆匆冲了水便裹着浴巾走了出去。

Steve体贴的什么都没说,递给Clint一些不合身的衣服。

这种情况在Steve能够在Clint洗澡的时候走进浴室时得到了改变。不管Clint愿不愿意,Steve义正言辞地表达他受够了Clint的不干净(Clint也在不久之后知道这只是借口),把Clint洗了个干干净净。之后的Clint学会了乖巧,在见识了严肃的Steve和他奇怪的大力气之后。

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Steve不得不和Clint挤在一张床上,唯一值得庆幸的那不是张单人床。一开始Clint以为他无法安心的入睡,时刻警惕着,怀疑面前这个大胡子男人的动机。心底那充满恶意的、属于Barney的声音不断地提醒他。

事实正相反,当Clint躺在Steve和墙壁之间时,疲惫很快爬上了他的大脑,Clint强迫自己不断睁开就要闭合的双眼,想象着上一次和Barney睡一张床是什么时候。

养伤的日子是Clint过的最轻松的时候,三个月的时间不仅让Clint的骨头长的更好,他甚至能够看到自己又一次圆起来的婴儿肥。Clint也尽可能地做一些家务活来回报Steve。

在他拆开石膏的那天,Clint告诉Steve,“Clint·Barton,我叫Clint·Barton。”Steve并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Clint以为男人生气了,有点焦急地开口,“我不是故意的,先生,Francis是中间名,我并没有撒谎……”

Steve将手按在Clint头顶,“说了叫Steve,并且,我没生气,Clint。”‘Clint’叫的如此顺口,让Clint松了口气的同时有点小愉悦。

Clint甚至还没等Steve开口便请求留下来,他借口Steve总是时不时离开,他可以留下来看家,顺便照顾那些流浪的猫猫狗狗,甚至可以到小诊所去帮忙。他飞快地说着,期望自己可以继续住下来,几乎有点癞皮赖脸的架势。

Clint讨好的表情逗乐了Steve,“即使你没说,我也打算让你留下来,你说的没错,需要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它们。”Steve扬了扬下巴,不大的阳台上传来‘喵喵’的叫声。

关于Steve是做什么的,在Clint越发熟悉这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后越发的好奇起来。他发现Steve棕色的短发其实是染的,故意染的,明明隐藏在发旋儿里的金色更加好看。有些时候Steve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回来,Clint能闻到,从Steve身上散发出血腥的味道,还有呛鼻的硝烟。

他当然也问过诊所的Peggy夫人(就是帮他治疗的女人)。Peggy看着Clint闪烁着兴奋和好奇的眼睛时,笑着敲了他的脑袋。Clint有点郁闷地听到她说,‘你谍战电影看太多了。’的结论。

这不能阻碍Clint基因里的好奇因子,他擅长这个,就像是他最终还是发现了Barney弄断了父亲皮卡的刹车线,就像他知道Barney并不想害死他们的母亲,就像他知道是Barney告诉了团长他打算偷偷去告密……太多事例能够证明Clint有多擅长这个了。

Clint不着急弄清楚(他会弄清的)。在Steve不在家里的时候,Clint熟练的将能翻出来的东西翻找出来。家里属于Steve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一些老照片,和一些被剪裁下来粘贴在笔记本里的剪报。他一点点翻看,带着挖掘宝藏的兴奋与激动。

让他有点懊恼的是他不识字,所以简报的内容他大多都无法理解。不过没关系,他可以从那些模糊的老照片上寻找蛛丝马迹。

哦,这张照片的年代看起来不太一样,Clint看着照片上并肩而战的两个人。

“我的天!“Clint 惊呼起来。那是,那是美国队长的照片。Clint在电视上看过这个。而旁边的那个人,那个是,哦,美国队长最好的朋友,咆哮突击队的一员!

Clint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不知道Steve为什么会有这些照片,这是很珍贵的照片,电视上不多见的。Steve和美国队长认识让Clint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他已经把Steve和美国队长联系起来了,他需要找到更多的信息。

Clint真的一点都不着急,他照常在Steve不在的日子里每天到小诊所报道,帮助Peggy夫人做一些简单的处置工作。他学得很快,Peggy夫人也很喜欢教他。

Peggy夫人已经60多岁了,有一个留学的女儿*。并且Peggy夫人对待他的态度就像是他的祖母,这很好,让Clint觉得温暖。而且Peggy教的,Clint的包扎技巧完美极了,这让Clint洋洋得意。

“你知道这不是个很好的习惯吧。”在Clint捡回来一直折了翅膀的肥鸟后,Peggy夫人这么对他说。Clint知道那并不是禁止他救助那些受伤的小动物,只是Peggy夫人对那一屋子的小动物感到无奈而已。Clint觉得这个断了翅膀的肥鸟就像他一样。他将鸟的翅膀绑好,然后抱回了家。

另一件给了Clint启示的是他在小诊所里看到的老照片,Peggy夫人告诉他那是她年轻时候的照片。年轻时候的Peggy夫人漂亮极了,Clint认真地看着,然后惊讶地发现照片的一角里有一个美国队长的侧脸。

哦,我的天,Peggy夫人也和美国队长认识!Clint在心底雀跃地欢呼着,他感觉他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Steve家里有一把弓,小巧而简洁,不像马戏团里那么花俏的一把。那是Clint的第一次要求,希望Steve送给他的,算是Clint15岁的生日礼物,即使Clint从未奢望他还能再一次过上生日。

Clint会在家里用弓箭练习,无聊地将胶皮头的小箭射向任何他想要射的地方,这真的太无聊了。他随意的射箭,终于一根箭掉到了书柜后面。Clint懊恼地瞪着巨大老旧的书柜,好吧,这下Steve回来就会像审犯人那样审问他把那些箭射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打扰到别人了。

Clint从床上跳起来,在看着书柜下面的空隙时决定大干一场。他挤进有点狭小的缝隙,感谢他在马戏团的那几年让他的身体灵活得可以,并且更柔韧。他伸出手将他掉落的箭拽出来,忽然觉得他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厚厚的一本。有点费事,但是Clint还是把那东西从书柜后面翻了出来。

那是一本厚厚的速写本,Clint在床头旁边的抽屉里见过的那种。

那是Steve的速写本,Clint有点好奇地翻开。里面满满的一本都是密密麻麻的素描。Clint像是被吸引了一般一页页仔细地看下去,表情慢慢变得诧异,混杂着惊喜。

“我的天!Steve就是美国队长!”Clint 惊呼着,不顾身上沾满了灰尘抱着速写本跑到床上,他仔细看起来。

绝大多数的素描都是战场,还有一些士兵的寒酸得可怜的葬礼。就像是一本连环画册让Clint深深吸引。他在速写本里看到了咆哮突击队,看到了美国队长最要好的朋友,看到了年轻的Peggy夫人,还有更多的士兵们狠狠地打击敌人的画,更多的护士给士兵们治疗的画。只有少许的风景画,每一笔都带着向往的希望和现实的疲惫。这写画的线索太过明显,即使Clint还是个孩子,很多东西看不懂。但是速写本太老久了,上面还有Steve留下的签名和日期。哦,美国队长也叫Steve的。

Clint看得太入迷以至于他没有听到Steve开门的声音,血腥味首先抓住了Clint的注意力。他快速抬起头对上Steve同样惊讶的表情。

“Clint,你……”Steve看着Clint怀里他藏起来的速写本,欲言又止。

“你受伤了!”Clint立刻发现了Steve衣服上透出来的血迹,他将速写本小心地放到一边,快速跳下床从厨房的柜子里翻出医药箱。将Steve拉到椅子旁,Clint熟练的给Steve的伤口包扎。看那是一个处理过的枪伤,几乎快好了!Clint兴奋地哼起歌。

Steve看着Clint兴奋的表情,闪烁着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Steve觉得头皮发麻,“所以,大侦探,你发现了……”有点无奈的陈述语气。

Clint咧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用力点了点头。

tbc-

评论(7)
热度(50)
2015-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