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三个男人JR、Kiki、Dylan小天使(笑)CP all他们仨。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很久没写文…

【银鹰】你是真的吗?

这个脑洞出现时起时是HE的,在快银受伤后鹰眼才认真相信快银真正存活。两个人幸福生活下去……
但是,在群里时,脑一抽就变这样了。

这个脑洞最初始时来自人格分裂。我是真的爱死了多重人格分裂的梗。

谢谢小九把它写出来。在公交车上哭成傻逼的我又被当精神病了

9:

【这是有病的梗。顺便,我知道晚了,紫杀大大生快!紫杀大大给你表白!

Summary:Clint一直坚定地相信Pietro已经死了,他一直绝对地把Pietro当做一个鬼魂。直到Pietro用另一个极端的方法证明了自己……



①Vision在那些仪器发出尖利的鸣叫声后第一时间从大厦外飞向医疗康复室所在的楼层。那些连在银发异能者身上的仪器显示屏上的曲线剧烈地抖动着,再生摇篮营养液里的Pietro霍然睁开了眼睛。
红发女巫已经冲破了最后一道门现在正对着最后一层障碍,那层钢化玻璃抬起手,丝丝缕缕的红光在她的指尖上缠绕。
Vision冲破玻璃飞进来,Pietro在最后时刻拯救了那一大块看起来就很贵的玻璃。他把自己的手艰难地从缠绕成一团的管子和导线里抽出来,朝窗外挥了挥,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才慢慢撑着把自己的上身从那堆黏糊的液体里拔出来。
Wanda指尖上的红光一瞬间化为乌有。

②Pietro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个球,眨巴着眼睛看他妹妹用意念削着面前漂浮在半空中的苹果,红光环绕着,果皮就一圈圈干脆地脱落,新鲜水果的香味慢慢在房间里扩散开来。他突然有点不确定自己敢不敢吃下去这个苹果。
“嗯…”他想了想还是开了口,“那个…那个谁,他怎么样?
他妹妹淡淡地抬头扫了一眼,“Barton?”她的声音里有一点尖锐,“你睡了将近三个月,他再受什么伤也好了。”
Pietro看着飘到自己脸前的苹果,觉得如果不吃可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他乖乖地伸手拿过苹果咬下去,看着妹妹拍拍手站起身,“我得走了,中午我只给队长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你乖乖躺着,等赵博士彻底检查完再下床,有什么事,叫Friday。”她抬手指指房间角落里的摄像头。
等到Wanda走远,Pietro迅速地翻了个身朝摄像头那儿看过去,“呃,Friday?你在线吗?”
“Mr.Maximoff,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机械的女声冷冰冰的。
“可以告诉我Clint去哪儿了吗?”几乎所有人都来看了他,cap,俄罗斯女特工,刚回来不久的Dr.Banner,甚至Stark。就是没有见到那个老头儿。
按说他应该是第一个来看我的!Pietro觉得自己开始闹脾气,如果之后Clint来看我,我就不理他!
“Agent Barton在两个月就回了神盾局执行任务还没有回来。需要我来接通他的通讯线路吗?”
“不,不需要。”Pietro噘着嘴倒回床上。太过分了!离奥创事件过了不到一个月他就又去出任务,别说休整,可能伤都没养好!还出去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过……他会不会再受伤,会不会累…这次再干蠢事可没有人再去帮他,他只是个普通人,连救个小男孩都只能背过身用后背挡子弹,却总把自己当超人……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维,赵博士端着一大堆瓶瓶罐罐进来。
“下午好。”博士边把药瓶往床头摆边和Pietro打招呼,“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嗯,有点累,别的没什么。”他老老实实地回答,刚刚想那么多的确让他休眠了三个月刚刚恢复工作的大脑有点疲惫。他想了想又关心了一下美女医生,“你好点了吗?”
“完全没问题,穿比基尼也看不出来。”她扭头朝Pietro笑了笑,把几个电极片贴在他身上,“再生摇篮习惯于创造奇迹,你身上现在估计也是一点疤痕都看不出来。”
“对了,你们最近有看到Clint吗?他怎么样?”犹豫了一会儿Pietro才开口打破沉默。
赵海伦的动作停滞了一下,才又开始调试那些仪器,片刻后她才又重新开口,“他的状态很不好,不对,以一个医生的角度来说,他糟透了。他伤得不轻,又因为你,让他陷入了巨大的负面情绪,甚至影响了他的恢复。在回程的飞船上他就晕过去了,但是回来后只在病房呆了两天就回了自己房间,几个星期几乎都看不到他。他没有主动和任何人交流过自己的情况,Tony有一次半夜看到他在客厅里喝啤酒,他的原话是'我好像看到了连续工作一百个小时爬上来找咖啡救命的自己'。”她停顿了一下,看向脸色阴沉的Pietro,美丽的黑色眼睛里是满满的无奈和心疼,“他坚持认为你死了,Pietro,我们无法安慰他因为我们当时也无法确定你能不能醒过来,而Clint,觉得这全部都是他的错。”海伦闭上眼睛摇摇头,“后来Natasha强制他休息,又让Fury派给他一个简单的监视保护任务,不能再让他呆在大厦里糟蹋自己。否则他绝对会崩溃。”
和Pietro相连的仪器上剧烈抖动的曲线图像表现出他此时内心的波动。他突然想起来那个时候Clint扭过头时眼中汹涌澎湃的悲伤。从未有人对Pietro有过那种表情——好像要疯狂地尖叫但被人扼住了喉咙。
“他大概多久能回来?”Pietro出声才意识到自己声音沙哑得要命。
“我不知道。”海伦博士摇摇头,把水杯递给Pietro,“你要做的就是乖乖养好身子,让他回来后看见的还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子。”
“嘿!我不小了!”Pietro不满地朝博士晃着手中的杯子。

③Clint是在一个雨夜的凌晨回来的。
Pietro早就能下床了。他完成了康复训练,甚至参加了几次特训。他能感觉到那些力量在他的血管中奔腾,他不再只是那个成功人体试验品,他是真正的Quicksilver。
他从队长那儿好容易打听到Clint今夜会回来,他不知道Clint知不知道自己醒了。但他要保证Clint第一时间看到他,好好的,没有任何问题。他刚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儿,Clint从电梯里出来让Friday开灯的声音就吵醒了他。
射手的黑色长风衣下摆往下滴滴答答淌着水,他的箭袋还背在背上,手里拿着他的折叠弓。——他瘦了好多。Pietro皱着眉头细细打量着Clint,他湿漉漉的沙金色短发,因为脸颊瘦下去而显得眼睛更大。Pietro等着,直到Clint抬起头——
他奇怪地歪了歪头,像没看到Pietro一样转身进了厨房。
Pietro坐不住了,他用了不到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就站到了Clint身边扳住对方的肩膀。
“嘿old man!你都不打算给我个拥抱?”
Clint终于回了头,他盯着Pietro的脸眨了一下眼睛,又一下。
“哦肯定是今天太累了不但有幻觉还有幻听……”
一把低落颓废的声线让Pietro心里狠狠一揪,他不顾对方一身水把他扳过来面对自己圈住他的肩膀,“Clint!是我!拜托我没那么容易死好吗?嘿,那不是你的错,听我说……”
Clint定定地看着他,脸色愈发苍白,他好像正准备开口,突然整个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④“只是简单的睡眠不足和营养不足,没什么大碍。”Pietro充满歉意地看着大半夜被自己喊起来的正在忙活着给Clint挂上葡萄糖的赵博士。——他可不敢半夜去打扰Hulk。她抬头看看快亮了的天色叹了口气。
“他……没你给我说的那么简单吧?”Pietro把目光从Clint消瘦的脸上移回来看着赵博士。
她沉吟了一下。“偏执。”他走到病房外,Pietro轻手带上门,“他潜意识里认定你已经死了Pietro。他宁可相信超自然现象,比如你是个鬼魂什么的,也不愿意觉得你是个活生生的人。”
“有什么应对方案吗?能不能让Wanda帮忙?”
博士摇了摇头。“不行。他现在精神太脆弱,Wanda掌握这种方面的能力还不是很完美,我怕Clint精神会崩溃…我不能让他去冒这个险。”Pietro点点头表示自己也不会,“就,只能慢慢来,你尽量和他多接触,我们实在不能看他再这样下去,他会垮的。”
Pietro点点头,走回病房在床边坐下。他握住Clint的左手,轻轻捂上去,把扎着针的那一块暖热。他摩挲着Clint常年握箭磨出的茧子,想象着它们抚过自己脸颊的触感…
“停。”Pietro猛地抬头向门口看去,自己的妹妹一脸阴郁地看着两人相握的手,“我不用脑你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她的红发无风自动,他慢慢地走过来,用那种一步一个坑的力道,眼神表达着快把两个人吃下去的愤怒,Pietro反射性地往后缩了缩,“Wanda冷静……你听我解释……”
“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居高临下地看着Pietro,银发年轻人觉得自己有一种被老婆抓奸在床的窘迫。他自己都没有认真思考过他和Clint的感情问题,就被Wanda一句“老实交代”逼到了不得不面对的境地。
Clint动了动。Pietro立刻回身怒视妹妹,但Clint已经睁开了眼睛。
“嗨,Wanda,很抱歉一回来就给你们添麻烦了。”他把自己支起来对着Wanda露出一个苍白的笑。
Wanda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Clint低头看看床边,眼神与Pietro被委屈填满的绿色瞳孔交汇。
他呻吟了一声倒回床上,“Wanda,我总看见你哥哥——抱歉。但是,如果这是你的幻象,收一收好吗?我真的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想他Wanda,我也是。我宁可用自己把你哥哥换回来,就是,求你别再让我看见……”
Wanda的目光像要把他吞下去,Clint困惑地歪头。
“你——他妈——”哦爆粗口可不是一个淑女应该做的但她实在无法描述她操蛋的心情。“Pietro他没死!Clint!Pietro好端端的!虽然我对那件事情反应那么大,但只是悲伤!和你无关!”女巫几乎是在尖叫然后她有点气冲冲地扭身出了病房。
Pietro站起身拉起Clint没扎针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脸上。“Clint,我是真的,你看,我好好的。那些子弹,它们可没法让我没命……就,别再说那种话了Clint…求你…”小孩子把头压在Clint肩膀上咬紧嘴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救了你,怎么可能再忍心看着你去死……”
Clint有些犹豫地,抬手拥上了Pietro的背。
如果这是个梦,那就……太真实了。

⑤Pietro拎着一个小包站在Clint门口敲门,一下,又一下。
Clint打开门,看到Pietro后惊讶地睁大眼睛。Pietro一阵头痛。好吧,又来了。
他用最快的速度挤进门在一秒内把自己的包抖开把衣服挂进衣柜又回到Clint 面前,“鬼魂可没有我这么快的速度old man。”
Clint又有点惨惨地笑了笑,“不管是什么,kid,你回来就好。”
“你想让我怎么证明啊!Pietro伸手把Clint固定在自己眼前,“Wanda的话你也不信,Stark的理论解释也不管用,你怎样才能相信我啊Clint!”Pietro想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狠狠闭了一下眼睛。
他凑上去蹭上了Clint的嘴唇。在他嘴角轻轻啄吻着,像一个邀请。片刻后才叼住Clint的下唇吮吸,直到弓箭手溢出模糊不明的气音才探出舌尖。他扫过射手的牙床勾住对方的舌头慢慢地用舌尖在上面打着圈,后来就性急地开始变成混乱的舔吻。直到他们的舌尖在口腔里相互追逐时Pietro才意识到Clint在回应他。
他心中不由得狂喜。他跌跌撞撞地把两个人往床的方向带。他用舌头扫过射手的上颚逼出一阵阵火辣的喘息,他用力吮吸着他的弓箭手的唇,直到Clint脚下一软带着两个人双双栽在床上。Pietro费劲地把自己的舌头从Clint的口腔中抽出来——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他忙乱地扯着Clint松松垮垮的衣服,把吻和牙印印在每块他能触碰到的皮肤上,才意识到,自己想这么做,已经很久很久了。
“这是个梦我也要继续做下去。”Pietro听见Clint的轻声呢喃,心中瞬间被甜蜜和酸涩同时填满。他才是个混蛋,留Clint一个人应付这一切,自己却撒手不管。他抵住Clint的额头,手在对方身上胡乱摸索着寻找所有的纽扣和拉链,然后把它们扯开。他看着Clint因情动而湿润得更迷人的海蓝色眼眸,“我是真的,Clint,一切都是真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以后会一直好好的……”
Clint皱紧眉头,因为Pietro不停挑逗的手轻微颤抖着,那些他手下的肌肉因为紧张正凸显出美丽的轮廓。“就…只是,快点,小鬼。”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命令。Pietro着迷地看着这个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鹰眼,他的睫毛被生理盐水打湿在空气中勾画着暧昧的弧度,他含住自己手指时的吮吸,在自己指缝间进出的粉红柔软的舌尖,Pietro把手指探入他身体里时他扬起脖颈拉出的美妙的曲线让Pietro窒息,他的表情令人着迷。他的身体里那么紧,那么热。Clint毫不掩饰地喘息和呻吟,在Pietro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快让Pietro心脏爆炸的话,在那具年轻的躯体上留下无数个吻。戳刺到他的腺体时他猛然的紧张——快感来得销魂蚀骨,Pietro觉得他们拥抱着双双坠入岩浆。
后来两个人又在浴室来了一发,Pietro把筋疲力尽坠入睡眠的Clint裹进被子里,自己也钻进去。他毫无睡意,觉得二十多年的肾上腺素在今天尽数爆发。他着迷地看着他的射手身上他留下的斑驳的痕迹,又低头含住了Clint的唇轻轻吻了一下。
“晚安,old man。”

⑥“我们得谈谈,Pietro。”队长随意又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靠在Pietro身边的桌子上,Pietro把手中的给Clint带的早饭放到桌子上,对着Steve点了点头。
“你和Clint…”队长看起来有点无法开口,Pietro努力抑制着不让自己露出来那种傻兮兮的笑容。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拨拉了几下自己的银色头毛,对着Steve点点头。“但是他还是不相信我是真的。”Pietro苦恼地朝Steve摊手,“有什么建议吗?”
“我们就是谈这个的。”Steve抬手揉揉眉心,“他在这样下去,我怕会影响到他的状态……他以为我们全都在安慰他,他告诉我们他还没那么绝望……”
“不,别考虑让他远离任务cap,Clint会疯的。”Pietro认真地看着Steve的眼睛,“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帮忙,拜托,队长。”他的射手怎么能忍受别人在冲锋陷阵而自己在大厦里无视一切?那才不是Clint。
Steve沉吟了半晌,点了点头。“别勉强自己Pietro,也别太勉强他。”
Pietro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回到房间。
“你是准备住这儿了吗?”Clint抬手按按太阳穴,身上各个部分各种意味上的疼让他的大脑像被Thor的锤子砸过,一片混乱。
“嗯。”Pietro凑上去在Clint肩膀上蹭来蹭去,“直到你相信我是真的……然后估计我还会在这儿。”
大家都在努力避开黏糊在一起的Clint和Pietro,很明显Clint精神好了不少,和Pietro在大厦各种地方毫无顾忌地腻歪,亲吻。Tony每次看见Clint都会指着他完全不想用高领衣服遮盖的吻痕大叫着“小鸟你的下限呢?”然后两个人就会再一次陷入幼儿园级别的争吵。(其实Tony才不会承认他很高兴Clint终于有精力和他吵架而不是一脸生无可恋。)Clint和Pietro也出过几次小规模的任务,他还是那个眼神锐利如俯冲而下的鹰隼般的Hawkeye。
他再也没有提过不相信Pietro是真实的这种话。

⑧那其实是一个比较常规的任务,有几只有巨大锋利尖刺的生物入侵,复仇者去把那些不明生物赶回老家。Clint在通讯器里不停地抱怨着在陆地上行动的不便,Tony在空中飞来飞去在斥力炮的间歇中适时给予他嘲讽。
Clint和红发女巫小心地在水已经涨了不少的海岸线边走着,Wanda正尝试着把那些红光浸入水面下探测水下的情况,Clint在她背后挽弓搭箭警惕地环视着周围。
但那些红光消失在水中好像被吞噬了一般,Wanda蹙起眉头,“Clint,感觉不对,小心一点。”
话音还没落面前的海面就剧烈地波动起来,水墙向他们压过来。Clint无能为力因为他压根看不到目标,Wanda抬手,但她惊恐地发现她没法用出来能力,很明显Clint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伸手把Wanda拽到自己身后。
“这儿有个大家伙会吞噬变种人能力。”Clint护着Wanda慢慢后退,“重复,海岸这边有个会吸收变种人能力的东西,可能是领头的。”
“Clint,你掩护Wanda撤离,增援马上到。”Steve沉稳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来,Clint回复着“收到”继续后退,水已经漫到了他们脚下,混合着沙子,泥浆让他们寸步难行。
海浪还在加大,一根尖利的粗大的刺猛地从海水中探出来朝两人刺来。Clint握紧弓身削过去,改良的箭身锋利极了,他在心里感谢了Tony。
隐藏在海浪里的什么东西低沉地吼叫着,一些小刺从里面射出来。Clint护住了Wanda,但他没能躲开所有的那些。一根细刺没入他握着武器的左臂——那是他的惯用手,一阵麻木感袭击了他让手中的弓箭直直砸在了地上。
而那个东西像是感知到了一样又一次伸出粗大的尖刺,泥浆已经漫到了小腿,他知道他没法让两个人全都躲开,麻痹感还在持续。Clint转身把Wanda推倒在地上把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给了那个怪物。
他当时心里想的居然是,小子,我们现在两不相欠。
但预料中的痛感和像刚才一样仿佛弥漫过四肢百骸的麻木感并没有出现,而怀里的Wanda猛然睁开眼睛,颤抖着从Clint身下抬起头。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尖叫。
Pietro。
那根长长的尖刺贯穿了他的左胸,刺尖对准Clint的后心,距离不过几寸。有鲜血从上面滴落下来。
他来得及冲过来,但被暂时吞噬的能力没能再让他逃走。
Tony和Hulk对那个怪物进行着最后一轮猛烈的轰击,它吃痛一般地抽回那根刺,沙滩上的水跟着慢慢退下去。失去了那根刺的支撑,Pietro直挺挺地倒下去。
Wanda看着他慢慢倒下去,Pietro对着Clint又笑了,这一幕太熟悉,就像场景重现。
“老家伙,你没…看见我…过来吗?”
Clint觉得有一枚核弹在他大脑里爆炸,他像上次一样只是呆呆地用充满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Pietro,甚至没有伸手接住他倒下的身体。Pietro狠狠砸在裸露的沙滩上。
Wanda用变了调的声音嘶吼着,她摇晃着跪在地上,红发在风中飘散开,以她为中心的红光冲破了束缚猛地炸裂开。
被那股巨大的精神冲击撞晕之前,Clint心中是莫名的喜悦。
嘿,那小子真没死,他还救了他妹妹来着。

⑨Clint把Pietro晾干了的运动衫收回来叠整齐往自己屋里抱去。在客厅里撞见了Tony。天才捧着他的咖啡,盯着Clint怀里的一堆衣服欲言又止。
倒是Clint先开了口。他语气轻快地向Tony打招呼,“嘿铁罐,你说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他可是刚把四十七个弹孔补上,就出这么长时间的任务,我要起诉Fury虐待童工。”
Tony看起来像是被噎了一下,“Clint,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Clint,你得知道,Pietro他已经……”
“别开这种玩笑Tony——太不友好了。”Clint朝他摆摆手,“他前几天把我弄得腰疼了两天,他敢不回来。”
Tony站在客厅中间沉默地看着Clint离开,窗外灿烂的阳光把Clint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有那么一瞬间,Tony觉得自己看见了另一个比Clint稍微高一点的影子轻轻覆了上去,它们依偎在一起,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

-Fin-

评论(7)
热度(94)
2015-11-07
  • 转载自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