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Avengers]Por una Cabeza 队鹰 第五章

这个是最新的那章(笑)

[Avengers]Por una Cabeza(SteveRogers/ClintBarton)

【标题】Por una Cabeza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队鹰(主)

【原著】复仇者联盟1&2

【等级】

【附注】1、会有微微的寡鹰和队佩;2、文章里关于舞蹈的描述都是我扯谈的,虽然不全是假的,不过也不全是真的,所以看看就好,不要当真。3、请配合<Por Una Cabeza>食用

【警告】ooc都是我的错。

【介绍】Steve无法忘记他欠了Peggy一支舞,这导致了他对跳舞产生了点芥蒂。

【弃权声明】所有的人物都不是我的,我只是很爱很爱他们。

【正文】

第五章

每日一支舞几乎成为了Clint和Steve的惯例,而且不仅仅局限于探戈。Clint觉得也许Natasha说的对,跳舞有助于缓解他的失眠还有噩梦。

除了跳舞,每天早上Steve都会准时地站在Clint的门口,敲门,等着看Clint沙金色乱翘的短发,还有不再整洁的床铺。Steve对此很满意。

其他人或多或少发现了这种规律。第一个当然是同样有着睡眠问题的Tony。当Tony在工作室熬了一宿疲惫地在大厅倒了杯咖啡后,边看到Steve和Clint从外面走进来,身上带着很明显的高强度运动后的印记。

Tony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个人,揉了揉眼睛,确定不是因为缺少睡眠而造成的幻觉。

“见鬼了?铁罐?!”Clint看到Tony,挑着语调说。

“对,见鬼了!你居然起这么早!”Tony灌了一大口咖啡。

“你知道,好的作息,好的身体!”Clint裂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Tony眨了眨眼睛,确定在Steve脸上看到宠溺的笑容,半秒后,“我的天,我的眼睛!Jarvis我的墨镜在哪里?!”

Clint对夸张的Tony嗤之以鼻,“也许你也应该早上起来和我们去跑个步。”

“谢了,不,小鸟。”Tony摇了摇头,咖啡因让他整个人都活了过来,“我拒绝当电灯泡!”

Clint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没跟得上Tony的话。

“Tony,也许你该改变一下熬夜的毛病。”Steve走进吧台准备做早餐,“另外,早餐在半个小时以后。”

“哦,管好你家小鸟,队长,这样就好。现在我要到我的床上去了!再见,爱情鸟们。”

Clint惊讶地看着Tony的背影,“我刚才幻听么?还是Tony在说胡话?”

“你可以先去洗个澡,Barton。”Steve笑着说,并没有理会Clint的问题。

Clint狐疑地看着Steve,又看了看Tony的去向,虽然耸了耸肩,好吧,可能是他太累了,他猜。

“哦,你会把他惯坏的。队长。”Natasha悄无声息出现在料理台边。

这着实吓了Steve一跳,他收回了落在Clint后背上的视线,转头看到一副‘我都看透了’的表情。

看到被吓到的Steve,Natasha觉得有趣。

“咳,我以为你在睡……怎么说,美容觉?”Steve思考着Clint说的那种女人要保证多少时间的睡眠,面容才不会衰老。

Natasha眯起眼睛,“哦,他开始把你带坏了。”

“不没有。”Steve反驳。

Natasha挑眉,“会的。不过,队长,你还得加把劲才行。”

Steve皱起眉,瞪着煎锅里的鸡蛋。好吧,他可能不太懂现代追求一个人需要做些什么。这段时间他总是刻意的和Clint在一起。感谢上帝,纽约前所未有的平静。Steve觉得他要求的和Clint额外的一支舞完全没有让Clint发现他的心意。不只是那些探戈,还有其他的,那些默契的动作,贴近的滑步,美妙的停顿,还有Steve那些蹩脚的调情。

Clint见鬼地完全没有表示,甚至是连调情都没有了。Steve有点苦恼,他承认他的那老旧的浪漫主义情怀在其中作怪了,以至于在每一之舞中Steve都倍加深情。Clint也深情,也许是受到了Steve的感染,但是他是真的很认真。

但是之后,Clint就完全回到了以前的状态,Steve有点搞不懂了。也许他该尝试更直接点看看。

Clint为最近安稳的睡眠感到放松,他已经很久没有做噩梦。这让Clint相当感激Steve。早知道跳支舞就可以解决,他早就放弃躲进衣柜了。

为了报答Steve,Clint更多的当Steve的陪练,顺便也提高了他自己的近战。这相当不错,Clint觉得他正在和美国队长磨合出新的默契度,趋于完美。

唯一让Clint有点苦恼的就是,他总得时不时管住自己的嘴。鹰眼最管不住自己的嘴,尤其是在那些轻快或舒缓的音乐里时,他是破坏气氛的好手。Clint总是在跳舞的时候克制自己,因为Steve跳舞时的态度太认真了,让Clint又想吐槽又怕被Steve讨厌。还有那些近似深情的目光,贴近的热度,和喷洒在眼前的热气。

哦,Clint总是会想脸红。

Clint想过找其他人试试,但每一次Steve来‘邀请’他的时候——好吧,他用了‘邀请’这个词——下意识的话却又停驻在喉咙里。

他隐约地感觉到这是怎么回事,却又不太清楚。导致Clint现在已经不敢再和队长调情了。好像是多说几句那些俏皮话,他们就会像甜蜜的小情侣一样。

难得神盾局有任务,Clint从Fury办公室出来后准备去告诉Steve一声。他还没刷卡的时候就听到了Steve有点窘迫的声音,和悦耳的调笑女音。

训练室的门在Clint面前滑开,Steve尴尬的脸和女特工明亮的笑容一同出现的Clint视野里。Clint眨了眨眼,打了个口哨,“唷——看来我打扰你们了!”

“Clint!”Steve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星。

“哦,队长,别弄得像我在为难你。”女特工笑着说,然后冲Clint点了点头,“只是几个简单的舞蹈动作。”

Clint的表情出现了一秒的空白,窘迫的Steve并没有看到。

“哇哦,你可不知道队长有多不擅长跳舞!”Clint夸张的声音让Steve转过视线。

Steve皱起眉,嘴角却是勾起的,“你很清楚,Clint,那只是一开始,一开始。”

Clint笑着耸耸肩,然后像是想起正事一样,“哦,我一会儿有个任务,我就是来说一下,队长,你们继续!”他还冲Steve挤了挤眼睛。

Steve楞了一下想要叫住Clint,训练室的门关上阻隔了他的视线。等他追出去,Clint已经不在走廊上了。不能不承认,Steve觉得失望。然后很快振作起来,他得换种作战方式了。

任务很简单,Clint在午夜回到大厦,筋疲力尽。他询问了Jarvis知道其他人都睡了。Clint洗了个澡,站在房间里看着他的床铺犹豫了一段时间,转身走出房间。

Clint在训练室里让Jarvis放了一小段平缓的曲子,然后跟着曲调移动脚步,转身、滑步、小跳、摆臂。一曲结束,Clint这才唱出了口气,回到房间。

久违的噩梦抓住了Clint,黑影笼罩在Clint的身上,让他猛然惊醒,夜里的寒意让他打了个冷颤,“见鬼了。”Clint嘟囔着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感觉漆黑的天花板在不断的压下来,四周的墙壁在聚合。

Clint咒骂着从床上翻起来,脚踝被床单缠住。一声巨响Clint摔在递上,顾不得摔痛的肩膀和鼻梁,狼狈地挣扎。双脚在床单里越来越紧。Clint惊慌地伸出手想要够到自己放在一边的弓,恐惧紧紧抓住了他。最后Clint用手抓着地面爬进了衣柜里。他抱紧了自己的手臂,嘟囔着,“这不是真的,这都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得醒过来,醒过来……”

说不好,Steve为什么会突然醒过来,带着点迷茫Steve让自己慢慢清醒。发现正是午夜,Steve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出了什么事么,Jarvis。”

“并没有需要注意的严重的事情发生,队长。”Jarvis平板地说,“Barton特工从他的床上摔了下来。”

Steve没想到听到这个,“Clint回来了?”

“是的队长。”

Steve想想了一下Clint滚下床的换面,露出笑容,“他是做恶梦了吧。”

“是的。”Jarvis诚恳地回答让Steve的笑容僵住。

Steve想都没想就来到Clint房间的门口,被告知Clint并未睡在床上,Steve想起了第一天邀请Clint慢跑的早上,Clint背后的床铺一尘不染,没有丝毫褶皱。

Steve动用了Tony给他的最高权限,走进Clint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从衣柜里延伸出的床单。

“Clint?”Steve放轻了脚步走到衣柜边,衣柜的门敞开着,朦胧的月光让Clint的样子变得不真切。Steve倒吸了口气,为Clint苍白布满汗水不安的脸。Clint甚至在抽搐……

“该死。”Steve低咒了一声钻进衣柜,低声安慰Clint,并将抽搐的人抱进怀里。Steve的声音让Clint紧闭的双眼稍微睁开了一条缝,警惕地看着Steve似乎在确认他是否安全,好像发现是Steve,Clint又左右看了看抱着他的胳膊,“嗯,队长的抱抱。嗯……”

Steve愣了愣,看着Clint重新睡过去。等听到了Clint平稳的呼吸,Steve确定Clint没在做噩梦,松了口气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手臂的挣动让Steve醒了过来,Steve睁开眼睛,Clint正小心翼翼地撬开抱着他的手臂。看到Steve睁开眼,嘴角勾起一个尴尬的弧度,“额早?”

Steve笑了笑,闭上眼将脸窝进Clint肩窝,“早Clint。”声音慵懒而低哑。

Clint觉得有什么在他的大脑里炸开来,身体僵硬。Clint只觉得身上所有的热度都冲向了大脑,大脑完全烧掉了一样。直到Steve松开他。

“你昨晚又做了噩梦。”Steve缓慢地开口,他观察着Clint的反应,“你经常做噩梦?”

Clint瑟缩了一下,“已经不经常了,我……不知道昨晚为什么会……”

Steve皱起眉,他知道Clint并不想说关于噩梦的事情,想到自己Steve决定推一把。

“你需要谈谈,Barton。”

TBC-


评论(3)
热度(72)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