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Vol.9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988736

今天发现了个bug,我把狂客打成闪客了……然后深夜更一发,因为这章结尾尺度拉开了,所以大家请走AO3,谢谢!结尾我会标上的。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Thomas/Minho;Alby/Newt

【原著】移动迷宫

【等级】nc

【附注】哨兵向导半AU

【警告】可能会有很多意淫的描述吧。可能会有点痴汉。

【介绍】Thomas是个很强大却缺乏控制的向导,他暗恋一个强大的哨兵。

【弃权声明】里面的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

哨兵: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

向导: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进行安抚。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向导的数量很少,所以十分宝贵。因为精神力强大而导致体能较弱。

结合:精神结合与身体结合,精神结合为暂时的,身体结合为永久性。结合后的哨兵与向导无法接受其他人,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很难恢复过来。哨兵向导需要找和自己能力对等的人结合,否则会发生悲剧。

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白噪音: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塔:管理哨兵与向导的地方,用来分配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教导及人物等。本文中的塔在病毒下已经不复存在。

精神动物: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一只代表灵魂的精神动物,可以相互攻击,只能在主人允许的前提下让其他人看到。

本文里,少年们处在类似塔一样的迷宫中,由WICKED建立保护在病毒下幸存的哨兵和向导。

【正文】

第九章 谁知道是向导意淫还是哨兵意淫

Minho从梦里惊醒,手紧攥着吊床边缘。他急促地呼吸,耳边是擂鼓般的心跳。说不清是因为梦里的恐惧还是周围闷热的空气。雷声从迷宫里由远而近,周围的空气慢慢变得湿润。

Hong正站在吊绳上等着他,像是被看透般,Minho瞪过去,烦躁地抓了抓短发。他一点都不想回忆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就记得他和什么人被鬼火兽追赶。Hong歪过小脑袋,Minho看过去,几乎看到了他那精神动物不赞同的表情。天知道动物怎么会有表情。

大雨取消了一切活动,哨兵向导们都呆在帐篷里,让原本就不安静的氛围变得更加嘈杂。Minho烦躁地坐在吊床里瞪着外面瓢泼大雨发呆。

远处Newt的身影由远及近,后面跟着菜鸟。Minho撇开视线假装自己没看到。

“这雨太大了,得下到什么时候?”菜鸟的声音已经很近了,Minho皱眉,眼角瞥到Hong飞了出去。

“早,Minho!”Newt出现在Minho的视野里,带着不同以往的笑容。然后菜鸟也跟着出现,那表情就像具现化的好奇和审视。

“你们来做什么?”Minho抬起眼睛瞟了瞟两人,随意地说。

Newt眯了眯眼睛,视线落在Minho脸上,“Tommy虽然是个菜鸟,但是已经很努力了。”

Minho的脑海里突然响起Newt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向Newt皱着眉,“那又怎样?”

“你该对他态度好一点。”Newt漏出一个不满的表情。

Minho轻笑了一声,“然后让他搞坏我的脑子?”

“你们知道我能听到吧。”Thomas的声音同时在两个人脑海里想起,Newt很明显吃了一惊立刻看过去。Minho吓了一跳,视线落在Thomas有点受伤又愤怒的脸上。尴尬地撇过头,“我不同意,Newt,这没门。”

Newt还在看Thomas,对于刚才Thomas的心灵链接感到意外,更多的是惊喜。相处的时间越长,Newt越能发现Thomas的能力并非像其他刚来到林地的向导一样。

很可能Thomas会是个强大的向导,只是他们,包括Thomas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希望能比他还要强大,Newt在心底想,听到Minho拒绝的声音不赞同的皱起脸,“你没反驳的权利,Minho,如果你还想进迷宫的话。”

Minho浑身紧绷了,Newt很会抓他的痛处。如果让他在林地里呆一辈子,不如让他死。而且他做不到看着同伴有危险他却帮不上任何忙。

但是他也不想再发生害死其他人的这样的事情。

“我对Tommy有信心的,Minho。至少让他试试看。”Newt清楚Minho在想什么,叹口气放软了话语。

内心有一种鼓动,像是Newt的话有着一百分的说服力。Minho看向自己的精神动物,Hong正盯着他。这种鼓动大概来自他的精神动物,Minho有点不解。Hong正和菜鸟的精神动物打闹着。也许,是自己太狭隘了……毕竟精神动物的直觉更准确。Minho叹了口气,就当是答应了。

Newt非常开心地笑着,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好了Tommy,Minho,今天开始你们俩多相处吧!”

Thomas狐疑地看着Minho,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同意了。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空气里充满了雨后泥土青涩的味道,让人放松。Minho活动了一下肩膀站起来,“先说好,菜鸟。现在拒绝还来得及。”Minho给了Thomas一个认真的表情。

“起码我想做些什么。”Thomas说的坚定。他看不懂Minho看他的眼神。还没想明白,Minho已经系好了鞋带,“半个小时候在树林里找我。”

没等Thomas答应,Minho已经跑了出去。Thomas看着Minho跑向正准备进迷宫的行者们,转身离开。

Thomas提前到了树林里的木屋边,D欢快地在树林里爬树。Thomas看着他的精神动物发呆,不知道Minho约他在这里见面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D爬上一颗树,上身压的低低的警惕地盯着前方做出了攻击装。Thomas跟着警惕起来。出乎意料地D突然从树上比直地窜了出去,一阵‘扑棱扑棱’的声音,D从半空中摔倒地上,Thomas惊愕地看着半空中腾飞的羽毛。

一声长啸,一道暗影跳到了D的背上。Minho的精神动物Hong正用翅膀拍打D的脑袋。

“Hong!”Minho的声音伴着他的身影出现在树林。

“D,回来!”Thomas有点气急败坏地叫。D从地上翻了起来,抖了抖猫调头跑了过来。

“Newt应该警告过你向导不该暴露自己的精神动物。”Minho抱着胳膊说。

“又不是我想……”Thomas嘟囔着,用力拍了拍D的头,被花斑的大猫甩开。

“你连自己的精神动物都控制不了,Newt让你来安抚我?”Minho的音调变得有点高。

“D喜欢被人看到!”Thomas呛了一下,赶紧解释,“而且,他大概喜欢被人看到具有攻击性。”正说着,D已经炫耀地发出了一声咆哮。Thomas觉得尴尬地赶紧岔开话题,“我们来这儿做什么?”

Minho眯着眼睛瞪着Thomas,最终什么都没说走了过来。“这是我的禁闭室。”让Thomas有点惊讶地看着Minho突然进入正题。“感受一下看看……”

Thomas点点头,集中注意力让自己的精神力散开包围了木屋,木屋周围有一层薄薄的精神屏障。他有点惊奇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慢慢渗入了屏障里,他能感受到那是Newt建立的,带着Newt身上好闻的向导素的味道。

Minho敏锐地察觉到了木屋原本青草香慢慢融入意思太阳灼烧的味道,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一样有点熟悉。

出乎意料的,木屋周围原本摇摇欲坠的屏障重新变得坚固牢靠。Minho有点惊讶,“你加固了屏障?在Newt建立的那个之上?”

Thomas茫然地看向Minho,“是么?”不太明白地抓了抓头,“我不是故意的……就只是自然而然……就像……”本能。

天生的向导,Minho对Thomas有点刮目相看了。

“为什么会有这个?”Thomas突然问打断了Minho的思考。

“Newt有提过我的能力么?”Minho瞥了眼Thomas问。

“提到过一点……”Thomas犹豫地说。

Minho推开木屋的门走进去,他摸着木头搭成的墙壁,“那是我第一次狂化,我的能力超出了我自己的意识。我至今都不记得那是怎么发生的,愤怒和暴躁撕碎了我的理智。”Minho停顿了一下,有些艰难地继续,“我的情绪影响了其他哨兵,在场的哨兵几乎全部狂化。”

“就像之前在迷宫那样?”Thomas紧张地问,他还记得在迷宫里那次,记忆犹新的重压。

Minho因为被打断而楞了一下,迟疑的点了点头,他不记得菜鸟当时也在迷宫里,“等等,你那个时候在迷宫里?”看到Thomas点头,Minho忽然觉得有些气愤,“你在迷宫里做什么?”

Thomas没太反应过来,“我额……不是在说你么?”他看到Minho皱着眉盯着他,不确定对方在想什么。

“比之前那次严重很多,菜鸟!”Minho看起来有点激动,让Thomas不知所措,“我害死了Newt的导师!”

Thomas察觉到了Minho的情绪变得烦躁,懊恼。他甚至感觉到了一丝内疚,被其他情形包裹的严严实实。

“所以,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在我害死你,你还是你自己之前。”Minho深吸了口气,“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Thomas看着Minho因为深呼吸而起伏的胸膛,紧张的情绪在触碰他的精神,小心翼翼的。突然之前因为被看不起的气愤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迷雾突然消散,一切都晴朗了起来。

“我不会害死我自己的,也不会让你害死我……”他的语调前所未有的坚定和自信。

Minho沉默地看着Thomas,接着松口气般地笑起来。

Thomas看着那笑得看不见瞳仁的眼睛,似乎听到脑海里有什么炸裂开。

 

霎那间,一股强烈的喜悦感集中了他,而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来自他的精神动物。Thomas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看向D。

Minho似乎也察觉到了大猫的欢快,“你的精神动物看起来很高兴。她叫什么?”

“D”Thomas呆呆地回答。

接下来的相处还算愉快,如果不算Thomas不太敢看Minho的脸的话。他尝试了给Minho建立精神屏障,也尝试了带Minho去他的避风港,但结果看起来都不太成功。

Thomas懊恼地皱眉思考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过看起来Minho似乎并不太在意。

相处的时间结束于其他的行者从迷宫回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让Minho松了口气。Thomas也告辞回到种植区完成自己的工作。

夜晚寂静得安逸,Minho惊愕地发现他居然裸着站在禁闭室里,全裸着。Minho猜测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但是这也解释不了他为什么会全裸着在梦里。他叫了几声Hong,却没有任何回应。

(尺度的部分已经去掉了,完整请点开头的AO3的链接,谢谢)

tbc-

评论(5)
热度(57)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