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Vol.7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988736/chapters/32209764

哎…可以先告诉你们,全都是Thomas的错!!!!!!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Thomas/Minho;Alby/Newt

【原著】移动迷宫

【等级】nc

【附注】哨兵向导半AU

【警告】可能会有很多意淫的描述吧。可能会有点痴汉。

【介绍】Thomas是个很强大却缺乏控制的向导,他暗恋一个强大的哨兵。

【弃权声明】里面的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

哨兵: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

向导: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进行安抚。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向导的数量很少,所以十分宝贵。因为精神力强大而导致体能较弱。

结合:精神结合与身体结合,精神结合为暂时的,身体结合为永久性。结合后的哨兵与向导无法接受其他人,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很难恢复过来。哨兵向导需要找和自己能力对等的人结合,否则会发生悲剧。

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白噪音: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塔:管理哨兵与向导的地方,用来分配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教导及人物等。本文中的塔在病毒下已经不复存在。

精神动物: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一只代表灵魂的精神动物,可以相互攻击,只能在主人允许的前提下让其他人看到。

本文里,少年们处在类似塔一样的迷宫中,由WICKED建立保护在病毒下幸存的哨兵和向导。

【正文】

第七章 结合热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他深陷在冰凉的液体当中,像是回到了母亲肚子里那温暖的液体里。声音在液体的阻隔下变得遥远。他叹息着蜷起身体,温暖的触感贴在他的后背,从腰顺着脊椎一路向上。他不安的动了动,一片冰冷之中让热度太多明显。更多的热度从他后背攀升、蔓延至前胸、肚子,腹部,一路向下来到他的腿根深处。

哗啦啦的水声骤响,Minho挣扎地从水里站起来,用力将呛进气管的水咳出来。他用力抓着池塘边泥土,脸上警惕又有些慌乱地看着四周,周围什么都没有。

平复了呼吸,Minho发出一个懊恼地喉音,腿间的硬度让他尴尬。咽了咽,Minho犹疑地将手向水下伸去。

脸上突然一痛,Minho突然惊吓地收回手,抬起眼。Hong正站在池塘边盯着他。

“干什么?”Minho无视了脸上的热度,有点生气地问。

Hong盯着他,像是看穿了他想要掩饰的一切。Minho觉得一阵尴尬,“别那么盯着我,又不是说我像Alby、Newt那样无欲无求,我们正处在青春期呢!”

翻着白眼,Minho拿过池塘边的布巾擦着身体,Hong歪着脑袋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我又没想着谁!”Minho有点气急败坏地说,如果他能诚实一点,就会明白他也曾是无欲无求那一类的。舔了舔嘴唇,Minho想起刚刚梦里的那个热度,和在水里安逸的截然相反,却让她想要靠近。

Hong发出了一个短促类似嘲笑的声音,Minho瞪了她一眼,看着Hong突然飞走。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Hong最近貌似经常自己消失。而每次Hong出现他都能闻到一股奇怪的臊气。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Minho将这些事儿甩到脑后,快步走出树林,加入到篝火边伙伴们身边。Newt和Alby正坐在一起说笑,Minho看过去翻了个白眼移开视线。Newt是个强大的向导,是哨兵们会趋之若鹜的类型。但是Minho刚来林地的时候就明白了Newt是不能碰的,曾经有个笨蛋哨兵比他们都要年长想要强行标记Newt时被Alby打了个半死。Minho只来得及看到WICKED的士兵拖着晕死过去的哨兵离开的画面。

Minho曾有一度羡慕Alby,又觉得愧对他。因为他知道Newt没有和Alby结合主要原因还是他的能力,林地的向导没有能应付Minho的,如果Newt结合了,就没人能在他失控的时候拦住他。每一次林地送来新人,Minho都希望那会是个更强大的向导,可惜每次的失望都让 Minho深陷泥沼。

Thomas坐在Newt身边听Alby讲林地早先的故事,他现在已经能控制自己的能力了,虽然做得还不够好,不过他已经可以和Chuck安抚一些林地里的哨兵。

突然一种奇怪的情绪闯进他的脑袋里,像是嫉妒,又或者是强烈的羡慕,Thomas看着笑得乱晃的Newt他似乎并没感觉到什么。周围的画面像是缓慢了下来一样,强烈的视线让他不得不转头寻找源头。

Minho正盯着这边,确切地说应该是Newt和Alby。Thomas疑惑地看了看Newt和Alby,两个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又转向Minho的方向。Thomas发觉Minho的眼神很空洞,他想起Newt教他的哨兵会进入神游。

Thomas盯着Minho的脸,那个表情看起来很危险。他担心地看了看Minho,又看了看还在说笑的Newt和Alby。

“你怎么了?Tommy?”似乎察觉到了Thomas的焦虑,Newt转过头。

Thomas摇了摇头,视线转到Minho那边,“他一直在盯着这边……”

Newt看过去,皱起眉,转身和Alby低声说了些什么就跑了过去。Thomas怔忪地看着Newt蹲在Minho的身前,两个人贴着额头。转过头,Thomas看到Alby也正皱眉看着这一幕。

“咳,你,不生气么?”Thomas有点尴尬地问。

Alby有点意外地转头看向Thomas,Thomas抓了抓脖子,“那个,你和Newt,然后Newt……”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能感觉到Newt和Alby之间流动的那些细小的感情,就连Chuck都看的出,也许林地的人都知道。只是谁都没有说破而已。

Alby露出一个苦笑,“Newt,没办法只属于我。如果你是想问我们是不是在一起,是的。”

Thomas惊讶Alby如此坦白,“那你们为什么不结合?”他看到Alby楞了一下,Alby将目光落在Newt的后背上,脸上闪过苦涩。

“结合的向导是无法安抚其他哨兵的……”

Thomas睁大了眼睛,看向Newt。

“当哨兵和向导结合,这种绑定会让两人的链接变得坚固,和普通的精神结合不同,一旦真正的结合,就无法将这种链接拆开。”

Thomas看着Alby,“那如果一方死亡呢?”

Alby沉默了一会儿,“如果一方死亡,另一个也会跟着崩溃,几乎没有人能从丧偶中恢复过来。也许向导会陷入神游意识跟着消失……”

Thomas无法想象当向导和哨兵结合时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因为一想到如果另一半的死亡会让自己跟着死去让他有种恐惧的感觉。

晚上,Thomas躺在吊床里,看着翻身的Newt。“Newt……”

“什么事儿Tommy?”Newt有点缓顿的嗓音问。

“你会害怕和Alby结合么?”Thomas有点迟疑地问。

空气安静了很久,久到Thomas以为Newt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听到Newt很轻的声音。

“永远不会……”Newt背对着Thomas,“我只是对无法和Alby结合感到愧疚。”

“Alby一直都在这里,在我身边。我从未想过和另一个哨兵结合,只有Alby。”Newt轻笑着说。

“就算你知道如果你或者Alby死亡之后另一个也会跟着死?”Thomas有点急切。

他看到Newt的后背僵硬了,“我更希望是那样……”Newt翻了个身对着Thomas。Thomas可以看到Newt眼睛里的坚定,“即使没有结合,”Thomas听到Newt停顿了一下,“如果Alby不在了,我绝不会一个人活着。Tommy。”

Thomas被Newt坚定的话震撼到了,他睁大了眼睛盯着Newt。

“不过,我猜Alby会命令我活下来,照顾好其他人。”Newt露出一个苦笑,脸上闪过失落,“我总是在想如果我死了,Alby也不会随着我的脚步离开你们。”

“不,Alby会的!”Thomas突然焦急地说,“我刚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你和Alby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细小却充满了两个人……你们……”Thomas忽然像泄气一样叹了口气,“你们该结合的。”他小声嘟囔着。

“谢谢你,Tommy。”Newt露出个微笑。,“好了,快要天亮了,知心大姐姐时间结束了,快睡。Tommy。”

Thomas点点头,翻过身,他睡不着。Newt对Alby强烈的感情让他心生羡慕。他们真的该结合的……

周围的呼吸声慢慢的变得平静,Thomas瞪着头顶的油布发呆。如果塔还在的话、如果世界还不像现在这么混乱、如果他们不是肩负这么多的话……也许Newt和Alby会像童话里一样有个漂亮的结局。如果向导再多一些,或者有个更强大的向导。

Thomas在林地里,刺眼的阳光照耀在整片林地之上,他眨了眨眼才发现自己居然在Newt的避风港里。他看到了Newt,阳光在金发男孩身上映射除了一圈让人眩晕的光圈,Thomas仿佛看到了天使降临。Newt正看着远处微笑,灿烂的笑容几乎能感染每一个人。只有Alby,Thomas一边想一边顺着Newt的视线看过去,只有Alby能让Newt露出那样的笑容。

Thomas站在原地,看着Alby从迷宫跑向Newt,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整个画面让Thomas感到无比的温暖。

突然周围的换面剧烈震动摇晃起来,Thomas感到一阵眩晕,再睁开眼,Chuck焦急的表情几乎沾满了他的视野。

“怎么了?”Chuck的焦虑的情绪几乎扑向了Thomas,Thomas立刻翻身起来,紧张起来。

“Newt!”Chuck焦急地指了指Newt的吊床。Thomas看过去,一瞬间雨后草地那青涩的味道击中了他。

Newt蜷在吊床里,满脸通红,正不断的大口喘息。

“Newt!”Thomas有点慌乱地跑过去,伸手摸着Newt的额头。那滚烫的热度让Thomas瑟缩了一下。

“他怎么了?”Thomas疑惑地看向Chuck。

Chuck摇了摇头,满脸焦急。

“我去找Alby!”Thomas立刻说,刚转身裤子被死死拽住。他差异地回过头看着阻止他的Newt。

“别去,不能……”Newt艰难地说,伴随着小声的呻吟。

Thomas贴了过去,Newt身上向导素的味道越来越浓,“Newt,你,你怎么样?”

“不能去……Tommy,嗯……”Newt死死抓着Thomas,“发,发情热……”

Thomas愣住了,“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但是看着Newt的烧红的脸颊,白皙的脖颈上布满了汗珠。Thomas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

他曾经听母亲说过关于发情热的事情,但是很少很少的哨兵和向导经历过。母亲说,只有那种灵魂伴侣的第一次见面才会引发发情热。发情热来的迅速猛烈几乎没有哨兵和向导能够压抑住……

“我的天!这是Newt的味道?”Gally的声音在帐篷外面响起来。

Thomas楞了一下,“Chuck,别让他进来!”急忙叫起来。Chuck没等Thomas说完立刻跑了出去。

“Newt,我,我该怎么办?”Thomas握着Newt的手,紧张地问。

Newt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别让哨兵进来,任何一个哨兵……”

Thomas犹豫着,“可是……”他能听到帐篷外面争吵起来,不只是Gally了,更多的哨兵被吸引了过来。

Thomas咽了咽,空气里向导素的味道越来越浓让他有点烦躁。他握着Newt的手稍微用力了一些,集中注意力让自己散发出向导素慢慢包裹着Newt,希望能帮他缓解一些热度。

Newt很难受,Thomas能够从他痛苦的呻吟里感受到。就像他的心跟着被攥紧了。他还没有弄明白Newt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但是他知道Alby会帮Newt,他想去找Alby。却又放不下这样的Newt。

D突然出现在他身边,带着焦虑在他身边踱步。Thomas看了看几乎陷入昏迷的Newt,又看了看D,D盯着他,Thomas点了点头,D从帐篷里窜了出去。

Thomas努力让Newt保持清醒,帐篷外的争吵声越来越大。更多的情绪挤进帐篷里。

“Minho,你不能进去!”Chuck的尖叫声突然在帐篷外响起来,伴随着帐篷的帘子被掀开。

Thomas惊恐地看过去,对上一脸震惊的Minho。

“别过来!”Thomas移动身体将Newt挡在身后,警惕地盯着表情阴沉的Minho,“Newt,Newt需要Alby。”Thomas在心底咒骂着为什么几乎所有哨兵都在帐篷外了,却没有Alby。

Minho睁大了眼睛看过去,Newt进入了发情热这个认知让他的哨兵本能兴奋起来。他甚至没听到挡在中间菜鸟的话,他强迫自己将视线从Newt身上扯开,并忽视周围浓烈的青草香气。

“Alby!”Thomas大叫着,让自己精神力延伸过去。

Minho一瞬间清醒过来,皱着眉盯着菜鸟坚韧的表情,迈开沉重的步伐转身离开。

看着Minho终于离开,Thomas骤然松了口气。

tbc-

评论(5)
热度(52)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