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Vol.4

 又开始疯狂的面试了!更新可能会稍微没规律,我尽量写。而且我发现不能太着急更新了,之前第三章Chuck精神动物的名字本来在公交车上没想出来叫什么就打了XX,结果发的时候忘了……而且好多bug。所以昨天把2/3章改了改,你们大概可以重新看一下……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Thomas/Minho;Alby/Newt

【原著】移动迷宫

【等级】nc

【附注】哨兵向导半AU

【警告】可能会有很多意淫的描述吧。可能会有点痴汉。

【介绍】Thomas是个很强大却缺乏控制的向导,他暗恋一个强大的哨兵。

弃权声明】里面的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

哨兵: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

向导: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进行安抚。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向导的数量很少,所以十分宝贵。因为精神力强大而导致体能较弱。

结合:精神结合与身体结合,精神结合为暂时的,身体结合为永久性。结合后的哨兵与向导无法接受其他人,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很难恢复过来。哨兵向导需要找和自己能力对等的人结合,否则会发生悲剧。

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白噪音: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塔:管理哨兵与向导的地方,用来分配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教导及人物等。本文中的塔在病毒下已经不复存在。

精神动物: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一只代表灵魂的精神动物,可以相互攻击,只能在主人允许的前提下让其他人看到。

本文里,少年们处在类似塔一样的迷宫中,由WICKED建立保护在病毒下幸存的哨兵和向导。

【正文】

第四章 Minho才不会出现在避风港

Thomas梦见了D,慵懒地趴在巨大的礁石上,海浪拍在礁石上带起碎片一样的浪花落在猞猁的头顶,D甩了甩头。Thomas微笑起来,想要走过去,突然一个影子越过他落在了D的身边。

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鸟,Thomas有点愣神,疑惑地看着那只有点眼熟的大鸟。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Thomas看到D伸出爪子抓向那只鸟,一声长啸大鸟腾空而起,飞走前还抓了下D的头。Thomas反应过来,那是Hong,Minho的精神动物,金雕。

周围突然暗了下来,Thomas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回到了吊床上,而天刚刚蒙蒙亮。坐起身,Thomas疑惑起来。他猜测梦里的那个地方是他的避风港,因为在那里他总是感觉到轻松。但是他从未在白天让自己进入到那个状态。Chuck教了他两天关于向导的一些基础的知识,一些是他知道的,一些我听都没听过,还有一些他想不通打算去问Newt。

下意识地看向迷宫的通道,Thomas发现Newt正给行者们送行。Newt拥抱了为首的Minho,然后目视着行者们离开。Thomas想起出现在他梦里的Hong。

Thomas看着通道,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哨兵,不只因为从小的那些打架,还有他比常人敏锐的感官。可怕的好奇心,有点激进的思维和永远都停不下来的性格。现在知道他是个向导,让他想起身为向导的母亲的恬静和温柔,Thomas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超越她。即使Paige女士曾说他会让他母亲骄傲的。

Thomas在慢慢适应林地的生活和接受自己是个向导的事实。同时他也跟着Newt做一些简单的种植工作,希望可以尽一份自己的贡献。弥补一下他到现在无法构建自己的避风港。Chuck无意中说走嘴让Thomas知道向导在觉醒时就能看到精神动物了。而Newt对他的撒谎让Thomas显得更加沮丧。但是当他看到行者们一大早就离开为了保护迷宫,他又振作了起来。

上午的一些时候他帮Newt整理了篱笆,修剪了一些多余的叶子,下午他按照Newt说的找了个寂静的地方让自己静下心来与自己的精神动物沟通。

Thomas走进树林里,有点漫无目的地瞎逛。这片树林的位置稍微偏了一点,几乎没有什么阳光能够照到这里,和他梦里的那个地方截然相反。不过他并不讨厌这里的阴沉。他缓慢地走着,让自己沉浸在脑海深处,按照Newt说的呼吸方式拉长吸气,像是自然而然地他看到了D站在他一步之遥的位置,莹绿的眼睛警惕地盯着他。

她不喜欢他。这是Thomas第一个感受到的,他有点沮丧不知道为什么D会讨厌他。D盯了他一会儿掉头走进树林深处。Thomas不自觉跟了过去。

忽然,他听到了水声。有点疑惑地看着D继续向深处走,他放轻了步子,走到一个比较粗壮的树后面看到了一个池塘,水里躺这个人。Thomas一下子屏住了呼吸,他盯着水里只露出一个黑色的脑袋,D就坐在池塘旁边舔着爪子。而D身边站着Minho的精神动物。

Thomas睁大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精神动物。那双绿莹莹的瞳正盯着他,然后移开了视线,他觉得他的精神动物刚刚好像给了他一个白眼……

一阵“哗啦啦”的水声,Thomas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Minho已经从水里站了起来。Thomas定在原地,看着什么都没穿的Minho,脸莫名地热了起来。

Minho从池塘里走出来捡起一边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Thomas看到了他脸上的疲惫。皱起眉,Newt和他说过Minho的哨兵能力仍在成长,而Newt现在对Minho也越来越吃力。Thomas皱起眉,身体稍微往前靠了靠。一个很细微的声音让Minho的动作突然静止,Thomas立刻缩到树的后面,捂住自己的嘴,祈祷Minho没有听见他。Thomas心头撞鹿,耳边几乎能听到“怦怦”的声音。闭上眼,Thomas在心底念叨着,“千万别发现我,千万别发现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Thomas慢慢地睁开一只眼睛,周围早就没了Minho的身影。松了口气,Thomas瘫坐在树下,他的心依然跳的很快。深深地叹了口气,刚才真的吓死他了。

虽然只才打了两个照面,但是Thomas能够感觉到Minho似乎不太喜欢他。如果刚刚被发现他在偷窥……想到‘偷窥’Thomas摇着头连忙否定,都是D害他走到这儿来的。完全否认了他还发烫的脸颊。

心跳终于不那么快的时候,Thomas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走出了树林打算去找Newt问一下是否有精神动物不喜欢主人这种情况。

Newt的帐篷外,Thomas正要走进去,迎面撞到了一个人影。

“抱歉,没注意。”Thomas后退一步抬起头,Minho皱着眉的脸出现在他眼前,“咳……对,对不起……”Thomas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垂着头咳着快步走进帐篷。

“怎么了?”Newt正在喝水,看到Thomas一边咳一边焦急地走进来。

Thomas摆摆手,稳住呼吸,“被,被口水呛住了。”

Newt楞了一下发出大笑,走过来帮Thomas顺着后背,“Tommy,你这太傻了!”

Thomas羞红了脸,“那个,我来有事儿问你。”看到Newt扬了扬眉毛,“我觉得D不喜欢我。”

Newt似乎没太懂Thomas的意思,皱起眉,“你的精神动物?”

“Samantha有讨厌过你么?”Thomas点点头好奇地问。

Newt想了一下,“还真有。”Thomas有点惊奇,但又松了口气,“当我没听从她的意见时。”

 “可是,我觉得D,我的精神动物压根就不喜欢我。”Thomas皱起眉,不解地说。

Newt抿着唇盯着Thomas,问题其实很简单,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和Thomas说,“Tommy,你知道精神动物其实就是我们自己吧。”

Thomas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Newt让Thomas坐下,自己也坐在对面,“精神动物就像是我们的本体,他们更直观地表现我们。但是人类是很复杂的动物,很多时候我们无法表达出所有的情感,但是精神动物就会简单地多。”

Thomas沉默地听着,“你的意思是不是D不喜欢我,而是我不喜欢她?”

“不是对她,而是对你是个向导这件事。”Newt指出了问题所在。

Thomas有点不赞同,“不可能,我已经接受自己是个向导了,虽然还没有摸到方法,但是我觉得向导也很棒。像你,Newt,你和其他人要安抚更多的哨兵,修复屏障,这超棒的而且很厉害!”

Newt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Thomas心脏的位置,“不是你脑袋里想,而是这里。”Newt对Thomas眨了眨眼睛,“是你的心。”

Thomas沉默了,似乎明白了,又像是不明白。

看着一头雾水的Thomas,Newt叹了口气。看来无法随了Alby的意愿,让Thomas早点帮他承担向导的责任。Thomas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你的避风港怎么样?”Newt决定岔开话题,了解点别的。

Thomas皱起眉,“大概有个样子,我做梦梦到了。但是白天的时候,几乎到不了那地方。”说着更加沮丧了。

“慢慢来,Tommy,慢慢来。”Newt只能安慰他。

有了Newt的帮助,Minho觉得轻松了很多。下午从迷宫回到林地几乎差点打破了他的临界,没办法Minho只能让自己沉进树林里的池塘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

Newt看起来越发的吃力让Minho很担忧,他知道自己一旦再次精神过载会导致更大的灾难。而上一次他杀了Newt的导师……就算不是他亲手,也是一位他的精神狂暴搞疯了Newt的导师。这是Minho一直以来都内疚的一件事,而现在Minho知道那种情况早晚会再发生一次。他甚至做好了准备,私下底他和Alby已经做好了约定,如果向导们都无法安抚他的狂暴,Alby会首先保全Newt,然后Minho将会被放逐到迷宫之外。Newt绝不会同意,但是Minho知道Alby会那么做的,为了Newt的安全。

Minho知道自己欠了Newt太多,每个月补给的向导素已经无法安抚他,Newt只能用他自己的血浸透Minho的腕带来以防万一。

心底的烦躁让Hong跟着在天上乱飞,Minho叹了口气有点沮丧。夜晚周围安静了下来,火把跟着一个个熄灭。但是Minho觉得自己睡不着。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Minho发现周围突然安静的可怕,其他人的呼吸声全都消失不见。Minho一个激灵从吊床翻下来,脚下一顿,惊愕地低下头。他正站在一片沙滩上……

Minho脚下用力踩了踩,感受到从脚心传来的细腻潮湿。跟着他听到了海浪声,并不是吵人的那种而是让Minho觉得听起很放松,好像那些让他难受的超级感官消失了一样。他还是觉醒前那个淘气的男孩。Minho向前走了两步,冰凉的海水包裹了他的脚,接着是小腿,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他站在海水里,任由自己沉入海水之后,跟着一波又一波浅浅的海浪摇摆着。那种惬意和放松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Minho觉得他的眼皮在打架,然后慢慢陷入了黑暗。

Thomas是被Chuck推醒的,睁开眼看着摇晃地树叶,用力眨了眨。

“你没事吧?睡傻了?”Chuck看着愣神的Thomas,揶揄着。

Thomas坐起来,有点茫然地摸了摸脖子,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看向迷宫的通道,什么都没有。

Chuck看过去,只当Thomas还在执着当行者这件事儿上,“别想了Thomas,行者们天没亮就走了。今天还有很多活要干呢!”

Thomas依然盯着那被阴影覆盖的灰色通道,他不太确定梦里梦到的那些画面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发生了……

那可是Minho!在他的避风港里!

Thomas忽然觉得恐慌。

tbc-

评论(17)
热度(66)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