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Vol.03

抱歉昨天没更上,《狼群》在昨天已经正式完结,已经定时发送了。所以昨天没来得及更新这边,今天又是招聘会和下午练箭,在公交车上写完一章(终点——终点的好处2333)大概会有更多的错别字OTL。明天可能也会更得晚一点,因为明天要出去浪23333。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Thomas/Minho;Alby/Newt

【原著】移动迷宫

【等级】nc

【附注】哨兵向导半AU

【警告】可能会有很多意淫的描述吧。可能会有点痴汉。

【介绍】Thomas是个很强大却缺乏控制的向导,他暗恋一个强大的哨兵。

弃权声明】里面的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

哨兵: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

向导: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进行安抚。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向导的数量很少,所以十分宝贵。因为精神力强大而导致体能较弱。

结合:精神结合与身体结合,精神结合为暂时的,身体结合为永久性。结合后的哨兵与向导无法接受其他人,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很难恢复过来。哨兵向导需要找和自己能力对等的人结合,否则会发生悲剧。

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白噪音: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塔:管理哨兵与向导的地方,用来分配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教导及人物等。本文中的塔在病毒下已经不复存在。

精神动物: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一只代表灵魂的精神动物,可以相互攻击,只能在主人允许的前提下让其他人看到。

本文里,少年们处在类似塔一样的迷宫中,由WICKED建立保护在病毒下幸存的哨兵和向导。

【正文】

第三章 向导永远都无法当行者

Thomas站在一片金色之中,阳光落在身上带着让人昏昏欲睡的热度。耳边有海浪拍打着礁石的声响,感受到微风中散开的清凉。

四周是不算茂密的树木,阳光被稀疏的树叶剪的斑驳。透过树荫,Thomas能看到金色耀眼的沙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缓步向前走去。泠冽刺骨的风突然汹涌地砸在他的脸上。周围的画面跟着摇晃起来。

Thomas睁开眼,不明所以地看了看四周。Chuck的脸出现在吊床绑绳的边上,头顶一只松鼠正等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Chuck脸上的笑容让他猜测刚刚梦里的摇晃的罪魁祸首正式眼前的男孩。

“早上好,菜鸟!”看着Thomas那张还不太清醒的脸,Chuck笑着说,“太阳晒屁股了。”

Thomas抓乱了被压的扁平的头发,从吊床上翻了下来,他有点怀念医疗帐篷里的平板床了。

Chuck带着他在林地里乱窜,Thomas思考着前一天Newt所说的让他跟着Chuck学习向导最基础的内容是什么。

“我要怎么做?”Thomas跟在Chuck后面,盯着矮胖男孩头顶的那只松鼠。“Newt不是说不该显露自己的精神动物么?”

“你说Chip?他喜欢让人看到它。”Chuck露出一个近乎羞涩的笑容,松鼠也从Chuck头顶钻到了他的衣服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具有攻击性的向导的精神动物。”Chuck有点兴奋地说。

但不知道为什么,Thomas感到一丝愧疚,而那肯定表现在他的脸上了。Chuck几乎立刻摆着手,“不,我没在批评你什么,真的,你知道松鼠也可以很有攻击性的吧,还有Newt的Samantha也是。虽然我没怎么见过,Newt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当然,我的意思是那只大猫看起来就是很酷……”

“放松点Chuck,我没生气。”Thomas看着男孩红透的脸安慰道。

看着男孩冷静下来,Thomas转过头看向把林地围起来的巨大的灰色的墙。他靠近石墙,伸手手摸着那斑驳冰冷的墙面。通道的尽头,Thomas探头看进去,他似乎闻到了那深藏在墙外的腐败和死亡。“那边是什么?”Thomas回头问。

Chuck听到Thomas的问题,不安地看向通道深处,Chip从他的袖子里露出一颗小脑袋警惕地盯着Thomas。 “我们不该离这儿这么近。”Chuck吞咽了一下说。 

“这外面是什么?”Thomas问了第二次,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引诱着他跑进去,让他迫切地想要知道那外面是什么。

“我们该离开了。”Chuck看起来像是被Thomas的表情吓到了,忽然有一股强烈的逼迫感让Chuck想要说出来,告诉Thomas任何事情。Chuck开始深呼吸,惊讶又恐惧地发现Thomas在给他施加精神压力。

Thomas看着Chuck,有种奇怪的感觉从他的脑袋里延伸了出去,“我得知道,Chuck,那外面是什么?”Thomas急切地问了第三遍,那种无形的力量包裹住了Chuck,钻进了他的身体。Thomas看着Chuck变的惊恐的表情被吓到了。一幅画面在Thomas眼前迅速闪过,还没来得及抓住它,头上强烈的拉扯感将他拽回了现实。

Thomas猛然清醒,看到Chuck眼睛睁得大大的并且布满了恐惧。随着他的清醒,Chuck像是突然松了口气般跪倒在地。

“我的天,Chuck!对不起,我……”Thomas直觉这是他造成的,慌乱地想要伸手去扶Chuck,“我不知道,这,我的天啊,刚刚……发生了什么?”Thomas的手停在那里,瑟缩了一下,他怕他再次伤害到Chuck。

Chuck一把拉住Thomas的手,站了起来,“Thomas,你的能力……”Chuck像是被自己的口水噎到,呛咳着说。

“你没事儿吧,Chuck?”清冷的声音在Thomas身边响起。

Thomas吓了一跳,慌乱地转过头,是Minho。亚裔男孩甚至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还在平复自己的Chuck。

“嗨,Minho,我没事儿,我没事儿。”Chuck摆摆手,手紧紧握着Thomas有点颤抖的胳膊,“我的责任,我该事先引导的。”

Minho认真地盯着Chuck,像是在确认他是否真的如他说的那样,然后点点头。视线扫过不知所措的Thomas,“小心点,看紧菜鸟。”抬起胳膊用拇指指了指Thomas,然后和同伴小跑着离开。

Thomas看着Minho的背影,一只巨大的鸟盘旋在他的头顶。“那,那是鹰?”他的语气充满了惊叹,像是忘掉了刚刚的慌乱,完全被那只大鸟吸引。

“那是金雕。”Chuck终于松开了紧抓着的手,跟Thomas一起看想Minho的背影和头顶长啸的金雕,“那就是Hong!”

Thomas遥望着盘旋在蔚蓝之下影子,有什么在心底咕咚咕咚地冒着泡升腾起来。他咽了咽,强迫自己将视线收回,“对不起,Chuck,我刚刚……”

“没关系,Thomas,”Chuck微笑着,像是已经忘了刚刚的恐惧,“不过说回来,伙计,你刚刚真的吓坏我了。”他锤了Thomas一拳,用了点力气,“扯平了。”

Thomas给了Chuck一个感激的目光,视线不由自主地想去追天上的那个影子,却已经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其实,不是我不告诉你。”Chuck看着Thomas视线越过自己露出个为难的表情,“这里原来是个实验基地,在病毒爆发之前……当然这也是听说的。当病毒爆发后WICKED将第一批没有被感染的哨兵和向导送到了这里,Alby和Newt就在那第一批名单里。听行者们说,这外面是迷宫,为了让狂客们远离我们。”

“那,那为什么他们还要每天往外跑?如果这里很安全?”Thomas感到不解。

Chuck摇了摇头,“这里并不安全……所以才会有行者们的存在。”Chuck虽然才来了不久,却已经明白了林地并不是最终避风港这一事实,“这个迷宫有些出口是连接外面的,行者们每天都会检查那些出口是否安全。”

“而Minho是他们的头儿?”Thomas转过头看向那些林地上的建筑物,哨兵的身影早已不见,但Thomas还是放任自己去寻找。

“怎么做?”Thomas突然转回头,视线认真地集中在Chuck的脸上。看到Chuck不明所以的表情,Thomas靠近了一些,“怎么做才能当上行者?”

Chuck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嗯,不敢置信,像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又像是根本不能理解,“不可能,从没有向导成为行者。”

“从没有?”Thomas有点惊讶,“行者全是哨兵?”

Chuck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他们跑的更快,看的更远,甚至听的更多。迷宫里是很危险的,不只有狂客,还有那些变异的怪物。”Chuck看起来有点焦虑,急切地想要Thomas知道迷宫究竟有多危险,“而且,而且,就算有向导跟着也只是个累赘。”

Chuck觉得肩上一沉,Thomas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听着,Chuck,我们不是任何人的累赘,我们和他们相辅相成,虽然我们没有他们的感官、体力,但是我们有坚强的精神力,所以永远不要小瞧自己。”

Chuck茫然点了点头,内心像是被鼓舞了一般激烈的跳动。

“而且,只有哨兵进了迷宫,如果他们狂化了怎么办?”Thomas松开男孩,重新看向迷宫深处。

“不会的,Newt和那些更熟练的向导每天在他们进迷宫之前都会安抚他们。”Chuck终于有点自信地微笑起来,“而且,Newt还有一个秘密武器。”

“Newt?”Thomas问。

Chuck崇拜地点了点头,“是的,Newt是这里最强大的向导。”

Thomas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些敞开的灰色石墙深处,Chuck拍了拍他的胳膊,“别想了,Thomas,我们是不可能成为行者的。更别说你都没发控制你自己。”Chuck感觉好笑地说,“走了,我们该回去了。”

Thomas点点头,不理会Chuck的打击。最后看一眼已经隐藏在阴影之下的黑暗,“我会的。”小声嘟囔着跟上Chuck的脚步。

行者们在迷宫里迅速穿梭,打头的Minho谨慎的让其他人停了下来,集中自己的注意力让听觉和嗅觉延伸出去。

迷宫里的风带着腐烂的味道从远处接近,他仔细地辨认哪些是高墙上爬山虎摩擦的声音,哪些是变异怪物行走的声音,哪些是狂客奔跑的声音。

他们在今天的检查中发现7号出口的陷阱被破坏,Minho知道有狂客进了迷宫,他们追了一天却还剩一只没有抓住。

Minho睁开眼,辨认出地上细微的痕迹,记住那些声音和气味的路线,摆了摆手。行者们重新奔跑起来。

很接近了,行者们开始小心翼翼起来,Minho挥了下手让Hong飞了出去。巨大的金雕展开双翅冲上云霄,Minho比了几个手势让行者们小心前进。

虽然有点艰难,但他们最终还是抓到了冲进迷宫的最后一个狂客,Minho悬着的心也跟着落了下来。

休整了一会儿,Minho让行者们往回走。周围的白噪音太多了,让Minho有些烦躁。他的屏障似乎有开始消退的迹象。就连Hong也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更别说其他哨兵都察觉到了不停地偷瞄着他。Minho皱起眉,他前一天才让Newt帮他构建了屏障,Newt说可以坚持两天……

Minho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努力屏蔽那些噪音。手腕上的绑带变得难以忍受,Minho烦躁地扯了扯。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在坚持一下。马上就可以回到林地了。

忽然间迷宫刮起了一阵小旋风,清凉潮湿混杂着一丝甜腻扑面而来,周围的噪音忽然就消失了。行者们都察觉到异样一同看向Minho。

Minho摆摆手,拉长了五感,看到迷宫入口处Chuck跪在地上抓着新来的那个菜鸟向导。没等他发出命令,Hong展翅蹿了出去。落在菜鸟头顶猛抓着他的头发。

诡异的旋风瞬间消失,Minho皱起眉,带着行者快步跑了过去。

tbc-

评论(12)
热度(61)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