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Vol.01

狼群差不多要完结了,估计不会超过5章了,所以打算把新坑开了。之前说好的向导X哨兵。不知道会不会被吞,貌似有点敏感词吧,被吞了再说。老样子,不行的就走sy,以及食用愉快。

【TMR】身为向导不要意淫你暗恋的对象(向哨半AU)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Thomas/Minho;Alby/Newt

【原著】移动迷宫

【等级】pg

【附注】哨兵向导半AU

【警告】可能会有很多意淫的描述吧。可能会有点痴汉。

【介绍】Thomas是个很强大却缺乏控制的向导,他暗恋一个强大的哨兵。

弃权声明】里面的人物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设定】

哨兵: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

向导: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进行安抚。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向导的数量很少,所以十分宝贵。因为精神力强大而导致体能较弱。

结合:精神结合与身体结合,精神结合为暂时的,身体结合为永久性。结合后的哨兵与向导无法接受其他人,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很难恢复过来。哨兵向导需要找和自己能力对等的人结合,否则会发生悲剧。

向导素: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

屏障: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白噪音: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塔:管理哨兵与向导的地方,用来分配哨兵与向导的结合,教导及人物等。本文中的塔在病毒下已经不复存在。

精神动物:每个哨兵和向导都有一只代表灵魂的精神动物,可以相互攻击,只能在主人允许的前提下让其他人看到。

本文里,少年们处在类似塔一样的迷宫中,由WICKED建立保护在病毒下幸存的哨兵和向导。

【正文】

第一章 新来的菜鸟向导

Thomas被扔进迷宫的时候还是昏迷的,男孩们将医疗帐篷为了个水泄不通就为了看看新人到底是哨兵还是向导。

“好了,菜鸟是个向导,都散开!”Alby,一个能力不错的哨兵,称得上是他们的领头人,挥着手将围在帐篷外面的人群驱散。钻进帐篷,Alby金发男孩正给昏迷的男孩擦着汗,松了口气问:“他怎么样?”

“刚刚做完精神引导。”Newt是林地内能力最强的一个向导,他看着昏迷的男孩笑起来,“不得不说,我第一次见到被自己能力困住的向导。”虽然不太可能,但是他还是给了Alby一个疑惑的目光,“他真的是向导?他们没弄错?”

“他们是这么说的,”Alby看起来有些疲惫,他期望这个菜鸟如他们所说是个向导,早点醒过来,然后让Newt快点教他点什么,他们这儿的向导太少了,仅有的几个向导每天都会因为安抚大多数的哨兵而筋疲力尽。“他什么时候醒?”

“大概得一会儿。”Newt看起来倒是挺轻松的,他还能应付林地大部分的哨兵,大部分。转过头打量着昏迷的男孩,“看这长手长脚的样子可不太像向导。我已经打破了他的精神屏障,会醒的。”

“真有你的,他们说找了两个成熟的向导都没打破屏障。”Alby笑着贴了过来,他喜欢Newt身上散发的向导素味道,那让他安心,“Minho他们快回来了。一会儿还得麻烦你。”

“让Minho回来到这儿找我。”Newt又看了眼男孩,然后说,“我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Alby点点头走出了帐篷,差点撞到急匆匆往里走胖乎乎的男孩,“嘿,Chuck,小心点。”

“Alby!我听说来了个向导!”Chuck圆圆的脸看起来很兴奋,“是真的么?”

Alby点点头伸手轻轻推了男孩一下,“进去吧,Newt也在。” 

Chuck急匆匆地走进帐篷,“Newt,他醒了么?”一眼就看到了金发的Newt和躺在床上昏迷的男孩。

“还没,你怎么样?”Newt看着Chuck,他还是个刚觉醒了一个月的年轻向导,而且还是个孩子。

 “很累,不过我能坚持的。”Chuck憨厚地笑了笑,他的向导能力觉醒的比预计的早了很多,所以刚到这儿来让他很紧张。还好有Newt教了他很多。他现在已经开始帮Newt安抚其他哨兵了。

“一定不要硬撑,如果觉得吃力就来找我。要知道那群哨兵们可很危险。”Newt提醒着,Chuck认真地点了点头。

Newt从有记忆开始就觉得自己是天生的向导。当他觉醒时,不像其他人刚觉醒能力时那样迷茫和紧张,这就像是顺其自然。

一声呻吟打断了两个人的交谈,两双眼睛盯着床上慢慢醒过来的男孩。

Thomas从黑暗里挣脱出来,觉得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样又疼又沉。他睁开眼睛,视野里两个微笑的面孔逐渐清晰,“这是哪?”他忽然有点莫名的紧张。

突然间,Thomas觉得周围像是被包裹了一层软软的让人舒适的棉花。原本紧张的心情就这样慢慢放松了下来。这让他慢慢想起了之前Paige女士对着他说,“Thomas,你觉醒了,你是个向导了……”的话。

“这是哪里?”Thomas犹豫地问,他觉得自己像是飘起来了,整个人又惬意又轻松。

“你现在冷静下来了么?”Thomas看着金发男孩的微笑,慢慢地点点头。轻飘飘的身体重回到了地面上,“欢迎来到林地,菜鸟。”

Thomas有点惊讶地看着金发的男孩,“那,那是你做的?刚刚那个,轻飘飘的感觉。”

Newt有些好笑地点了点头,“我是Newt,以后你也会的。我会慢慢教你。”

“嗯,Thomas。”Thomas还是有点茫然,视线离开Newt转向了旁边胖胖的男孩子身上,这个看起来比他小了很多。

“我是Chuck,很高兴认识你。”Chuck有点激动握住Thomas的手,兴奋地说。

“哦,我也很高兴……”Thomas被热情的Chuck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所以,这里是迷宫?”

“是的。”Newt叹息了一下。如果塔还在,他们会被送到塔里接受更正规的学习。他没见过,只听大人们说过塔已经被可怕的病毒摧毁了,同时还摧毁了很多哨兵和向导。

“那,我是向导?”Thomas不太在意自己在哪儿,他更在意自己是个向导。

Newt被Thomas搞糊涂了,“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吗?”

Thomas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我只是没想到我居然是个向导,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是个哨兵。”

Newt有点不愉快的皱起眉,因为体能的差异,很多人都不太看得起向导。

Thomas看到Newt变了脸色,又连解释,“我不是说向导不好,就只是,我从小就经常和别人发生冲突……还有打架之类的……所以我、大家都以为我会是个哨兵。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所以你一觉醒就把你自己搞昏迷了过去……”Newt恍然大悟,这很可能是Thomas觉醒时无法接受自己,然后被动地用能力把自己封闭在安全区里,“说说看你的安全区是什么样的?”

Thomas不知所措地回忆,什么都没有,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只能尴尬地摇了摇头。

Newt皱着眉盯着Thomas,不确定眼前的男孩是不是真的是个向导。他有点那这个男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曾遇到过不少菜鸟向导,但是Thomas是第一个让他觉得难搞的人,连自己的安全区都不记得,他该如何下手啊!

正在想办法,医疗帐篷的帘子被撩开。一个亚裔男孩正伸着头看进来,“Newt?”

“Minho,你回来了?”被打断思考的Newt看到回来的人,甩甩头将难题暂时抛到脑后。

看着亚裔男孩走进帐篷,Thomas敏锐地察觉到了来自男孩身上凛冽的气息,他似乎闻到了一股寒风的清冽的味道。

“嘿,Chuck!终于不是菜鸟了,是吧。”男孩冲Thomas扬了扬下巴,眯着眼睛对Chuck打趣道。

Chuck也笑着回应,“还有很多得和Newt学呢。我先走了,我猜Ben需要我帮忙。”他有点拘谨地站起来,“Thomas,晚些时候再见。”

Thomas摆了摆手,视线转向亚裔男孩。那男孩甚至没有向他这边多看一眼。Thomas撇了撇嘴心底有些不自在。他盘腿坐在平板床上,安静地听着两个人的交流。

“今天怎么样?”Newt看着Minho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感觉到从Minho身上散发出来的挫败。

“糟糕的一天……”Thomas看着亚裔男孩把手在裤子上抹了抹,“我们检查了6个出口,其中有3个有被突破的痕迹。Ben他们已经做了修复,希望不会有太大问题。”男孩脸上闪过一丝歉疚,“又得麻烦你,Newt。”

Newt摇了摇头,凑上前,将两个人的额头贴在了一起。

Thomas有点惊奇地看着这一幕,他见过向导是如何安慰哨兵的,但是这样额头贴着额头的方式他是第一次见到。他能感觉到从Newt身上延伸出来的安定,像一只巨大温暖的手掌慢慢安抚着亚裔男孩紧绷的神经,周围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像是被推进了一间完全封闭的屋子。Thomas注意到亚裔男孩紧绷的肩膀正在慢慢放松下来。没由来的他知道Newt在给哨兵男孩构建画面,或者说是环境。他有点好奇那个画面是什么,他有点入迷地盯着两个人,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精神力也慢慢渗透了过去。Thomas闭上眼感觉自己闻到了一阵雨后泥土的气息,充满了安宁与生命力。他看到一片绿色,亚裔男孩躺在远处成为了绿色当中唯一一个例外,他离得很远去能清晰地看见男孩脸上惬意柔软的微笑,眯起看不见瞳孔的双眼,嘴里叼着的草杆。画面戛然而止,Thomas立刻慌张地睁开眼睛。他看到Newt轻喘着松开了男孩,而额头有汗水缓缓淌了下来。

男孩一只手拖住了Newt的手肘,脸上带着担心和愧疚地问:“你还好吧。”

Newt只是摆了摆手,“我加固了你的精神屏障,大概能坚持的到后天,你的能力越来越强了。”语气同样有些担忧。

“我能感觉到,”男孩垂下肩膀,“我能看的更远了,听得更多,甚至是延伸的时候注意力更集中。当然啦,如果没有你们安抚,我连这衣服都忍受不了。”男孩扯了扯自己的衬衫。

“你知道那是Alby能拿到最好的一件吧。”Newt翻着眼睛说,轻轻挣开了男孩的搀扶。

Thomas看到男孩点了点头,“谢了Newt。Hong这下也安静了不少。”他看到男孩抬了抬一边的肩膀。他猜测那上面应该有一只精神动物。而Newt正伸出手在男孩肩上的位置摸了摸。

Thomas觉得自己的神经紧绷了,因为没有人会允许外人触碰自己的精神动物,那可能会伤害到双方,一般人甚至连看都不会让其他人看一眼。只有力量强大的哨兵,才能将自己的精神动物去训练成攻击别人,像是一种武器。他紧张地盯着两个人,像是害怕男孩突然受到伤害,又像是害怕Newt会被突然伤害,但是什么都没发生。Newt只是笑的更灿烂了,而男孩看起来更放松。

一股强烈的好奇心击中了Thomas,让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亚裔男孩的精神动物是什么。有什么东西在他内心里膨胀起来,一股急切的焦虑感包裹了他。

Thomas似乎听到了一声长啸,紧接着周围突然沉静了下来。

“你还好么?”回过神的Thomas看到了Newt浅颜色的瞳,然后忽然紧张起来,像是刚刚偷窥了什么他不该看的,“我……”他结巴着,眼角瞥到亚裔男孩正好奇地看着他,“我……”他再次结巴着,然后突然变得恐慌,“我,我没找到我的精神动物!”

tbc-

评论(8)
热度(78)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