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移动迷宫&少狼】狼群(Minho&Newt /Thomas;Sterek)第九章

CP:    Thominewt(可能会有3P,但是不一定)    
            Minho/Thomas    
            Newt/Thomas   
  


【移动迷宫&少狼crossover】狼群 (Minho&Newt /Thomas;Sterek)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

【配对】Thominewt(可能会有3P,但是不一定); Minho/Thomas;Newt/Thomas ;Sterek

【原著】电影移动迷宫;美剧少狼

【等级】PG

【附注】会有一些设定和二设需要在正文开头说明

【警告】会有:血腥、暴力、伤害、色情等描写

【介绍】Thomas是个离家的大学生被卷入了一场屠杀中成为了拯救者,Stiles是个患有ADD的笨拙少年因为好友不得不成为保持理智的那个。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正文】

关于设定:

狼群:(设定来源少狼)首领为Alpha,狼群成员被称为Beta,独狼被称为Omega。

      Alpha(红眼睛)在一些情况下会变成beta(原来的眼睛颜色)

      Beta(黄眼睛或蓝眼睛)Beta有两种情况能够成为Alpha,TrueAlpha通过自己的力量让眼睛变成红色,成为Alpha;杀掉一只Alpha会取代被杀的Alpha的眼睛颜色。

      Alpha能够从自己的狼群成员获得力量(通过杀掉)

      狼是群居动物,狼拥有族群会更强大,所以Omega(独狼)更容易死亡。

      目前将会出现的狼群:Alpha Alby(一个年轻的狼群,成员基本都是青年);Alpha Janson(为了获得力量杀掉了自己的所有成员,包括伴侣Ave,盯上了Alby狼群);Alpha Derek(刚刚成为Alpha不久,拥有一些问题少年成员,人数少的可怜……拥有主人公之一Stiles)


 猎人:(二设少狼中的猎人设定)人类中了解怪物世界并且选择追杀它们的一群人,分为官方和自发,官方多为家族型,自发一般都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走上了这条路。

主人公(人类):Thomas Stilinski,Mieczyslaw Stilinski(Stiles)


第九章 噩梦

耳边似乎有警报声,Thomas被人推醒,疑惑地扫过病床边的医生和护士,最终落在满脸担忧的Newt和Minho身上。

这已经是从他清醒后的第五天了,Thomas有些内疚地看着满脸疲惫的两个人,而Gally和Frypan不久前才刚刚离开。

Thomas想就算是狼人,也不是不会累不会饿的。

“Stilinski先生,你感觉怎么样?”Thomas的医生拿着手电筒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Thomas有点喜欢这个女医生,那头柔软的褐色长发像极了他妈妈,“抱歉,Manning医生。又让你们受到惊吓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能告诉我刚刚是怎么回事么?”医生摇了摇头,微笑的询问,视线撇过病房里两外两个人男生。两个人看起来比病床上的更紧张。

Thomas闭了闭眼,然后缓慢地挣开,“我猜,是噩梦。”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他是因为什么才心跳过速的了。毕竟他刚刚只是睡着了,然后护士们拍醒。他看到Manning医生漏出一个怜悯的表情。

“我很抱歉你经历了这些。”

他看到他的医生的视线落在了他从病袍里漏出的肩膀。那上面还被药和纱布覆盖着。

“我猜,我很坚强,因为那都过去了。”Thomas难得漏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想要缓和一下病房里的气氛。

至少,他还活着。

“好了,没有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帅哥。”医生做完了检查收起了手电筒,微笑地拍着他的胳膊,“也许,也让你的两个朋友也会去休息一下。”医生扬了扬下巴。

Thomas翻了个白眼,“早就说过了,如果他们听的话。”

“有什么不对劲的按铃,记得么?”医生嘱咐。

Thomas点点头,看着医生护士离开。视线转向另外两个人,“说真的,你们俩这几天没课么?”

“我请假了,反正课堂设计我很快就能完成。”Newt扬了扬手里的画本,然后视线瞥向Minho,“某些人估计要被禁赛了。”

“Newt!”Minho转头吼道,红眼睛亮了起来。

Thomas看到Newt因为Minho的眼睛缩了缩脖子,Newt的表情很烦躁,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看着那双红眼睛,最终闭了嘴。

“Minho,你到底什么问题?你知道这是在医院吧,亮眼睛?”Thomas有气无力地问。

如果他猜的没错,Minho可能没办法太好的控制自己的眼睛,甚至是怒气。就是他清醒的这几天他看到的,Minho冲Newt发火就好几次了。而每次,Newt只是受着,什么不反驳。

“不……”Minho似乎对自己的眼睛动不动就亮起来感到烦躁,“就只是,我还没办法控制的太好。”

“我的天!Minho!”Newt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你天生就是狼人,你从出生就在学怎么控制!”

Thomas皱起眉,看着Minho扭过头不再说话,“我觉得你该去咨询一下Teresa,毕竟她更了解狼人,甚至是狼群。”

两个人看向Thomas,“而且,我受够了Minho你动不动就吼,而Newt你不在像以前那样和Minho顶嘴。这很烦人,知道么?”

Thomas翻着眼睛嘟囔着,然后看到Minho和Newt对视了一眼,又同时撇过脸。

病房里再次安静,Thomas觉得自己又困顿起来。他闭上眼睛,祈祷这次不要再梦到什么可怕的他醒来就无法记得的东西。至少让他记得。

“等Aris他们过来,我会去问问。”睡着前,Thomas听到Minho说,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Newt。

Thomas能够感觉到肩上的伤口在慢慢愈合,因为那些愈合的新肉让他瘙痒难耐。

Gally看到他毫不留情地嘲笑着。

“天啊,这太难受了。”Thomas抱怨着,用手轻轻拍打肩膀。

“抱歉了,伙计,从没进过医院,无法体会。”

Thomas看着Gally得意的表情,翻了个白眼。为了分散注意,Thomas决定问问Minho最近的情况。

“Minho最近还好么?”

Gally的表情变得有点担心,“老实说,不太好。”这让Thomas跟着担心起来。“前两天的训练上,他差点变身。”

“什么?”Thomas惊讶道,“我让他去问问Teresa了!没解决么?”

Gally耸了耸肩,“我听Newt说Teresa对Minho的状态也不太明白,只是说即使成为Alpha对自身的自控力并没有影响。”

Thomas皱眉,“那她什么意见?”

Gally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笑起来,“那姑娘建议Minho去看心理医生,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当时Minho的表情,笑死我了。”

“心理医生?”Thomas有点莫名其妙。

Gally笑完了耸耸肩,视线转向Thomas,“不过,我觉得你该劝劝他。自从成为Alpha之后,他都有点不像Minho了。”Gally的声音很严肃,让Thomas知道事情的严重。

“我试试……”Thomas点点头。

“毕竟,一个不稳定的Alpha,对狼群没什么好处。”Gally像是随意地说,然后将注意力转到了游戏上。

一个礼拜后,Thomas肩膀上的伤口几本结痂。也不用继续换药贴纱布。他也能下地活动。

几天前Newt给Thomas拿来了他的手机,新换的,因为他的那个已经被踩碎了。

终于想起给家里打个电话,Thomas有点忐忑。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还有Stiles说起这事儿。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接通。Thomas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儿子?”对面父亲的声音响起来。

Thomas咽了咽,“嘿,爸。我很抱歉……”

“天啊,记得你走前和Stiles保证过什么么?你会照顾好你自己的。”警长的声音全是担忧,“听着,儿子,我很抱歉以前那么混蛋,但是你知道你固执的很。我真该在你把入学通知扔我脸上的时候给你扔回去!”

“噗嗤……”Thomas忽然笑了,长久以来压在心底的那股烦闷像是突然见散开一般,“爸,我可不敢扔你脸上。”

“我该阻止你离开那么远。”电话另一头他父亲的声音听起来很懊悔。

“我很好爸,就只是……”Thomas一瞬间有点哽咽了,现在的他莫名的想家。

“流感是吧!我以为Stiles才是那个容易被病毒盯上的!”

Thomas楞了一下,有点疑惑地看向Newt。Newt脸上挂着个笑容,冲他眨了眨眼经。

“抱歉了,爸,看来没了Stiles,病毒勉为其难地找上我。”Thomas松了口气说。

“就只是照顾好你自己!”他父亲听起来很无奈。

Thomas响起来他和Stiles是有多让人不省心,嘴角勾起一个微笑,“Stiles怎么样?没闯祸吧。”

“Stiles嘛……”警长顿了一下,让Thomas有点不安,“除了和McCall家小子一起总是不让人省心外。”

Thomas皱起眉,他不确定是不是听出了父亲声音里的迟疑。他想了想,“就是,看着他点,好吗爸?”

“我会的!儿子,你,照顾好你自己,我,呃,还有点事情要做,打给Stiles,如果不是我拦着他大概已经跑到你那儿了。”

Thomas又微笑起来,“我会的,爸,照顾好你自己。少吃那些油炸……”

“天啊,儿子!你们俩就不能放过我么!那些恶心的豆腐食品?”

听着父亲的抱怨,Thomas的心情轻松了不少,“真高兴Stiles还在坚持这些,还有,我爱你爸。”

“我也爱你,儿子。”

挂了电话,Thomas看着手机。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和轻松。

“你知道,你爸听起来可没有你说的那么混蛋。”Newt在一边说。

“好吧,可能是我以前太狭隘了。”Thomas耸耸肩,很高兴自己来这么远上学。“不过,希望Stiles真的像我爸说的那样没什么大事。”

Thomas拨通了Stiles的电话,响了一声被挂断了。Thomas挑起眉,看着被挂断的手机。

“可能在上课?”Newt看着Thomas担忧的脸说。

Thomas看了看时间,叹了口气,给Stiles发了条信息,“休息时回个电话,Stiles。”

又过了一周,Thomas肩膀的伤口几本愈合。他也成功出院。

“真的太好了,我要在医院疯掉了!”Thomas愉快地说。

“哦,你这么说可让我太伤心。”Manning医生做出一个受伤的表情,随机笑起来,“不过,很高兴你能康复。”

“谢谢你,医生。”Thomas微笑地说。

回到宿舍,Thomas松了口气。终于能躺回到自己的床上了。Thomas联系了他的新的系主任,系主任很体贴地让他在多休息几天。

Thomas放下电话,时间还早,寝室里就他自己。他钻进浴室,将上衣脱了下来。对着镜子,Thomas看到了他肩膀上的巨大的疤痕。

回忆涌上了来,Thomas握住水池的边缘。肩膀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颤抖。

“Tommy?”宿舍门‘嘭’的一声弹开。Thomas吓了一跳转过身,Minho正闪着红眼睛冲进浴室里。“发生了什么?”

Thomas瑟缩地看着Minho,“咳,眼睛,Minho。”

Minho脸上担忧的表情僵了一下,“抱歉。我……”话说到一半,视线落在了Thomas肩膀上的疤痕上。

“Minho?”Thomas看着说了一半没了声音的Minho,疑惑地问。

“穿上衣服,菜鸟!”Minho扔下一句话就转头出去了。

Thomas莫名其妙地穿上衣服,跟着走出浴室。Minho正在换衣服,一言不发。

“你没事吧,Minho?”Thomas有点担心地问。

“没事……”Minho嘟囔着,“换身衣服,Newt在Glade给你办了个Party。”

Thomas点点头,Minho就坐在床上盯着他。

Thomas和Minho到了Glade,Thomas发现来的不只是狼群及Teresa、Brenda他们。还有很多他的同学,和他认识的其他人的同学。

气氛不错,Thomas也很久没有轻松地和同学们放松放松了。他很感激狼群为他做的这些事情。

回到宿舍很晚了,Thomas没来得及问Minho之前在寝室发生的事情,Minho已经躺床上了。一下子他感觉好想回到了刚入学没多久的时候。

残暴的狼人在追赶他,咆哮声就在身后不远。他奔跑着,前方的路黑暗不知道通向哪里。叫声越来越近,直到他被身后的怪物掀翻在地。恐惧让他瞳孔极速扩张,盯着那双猩红的眼睛。

Thomas猛然惊醒,梦里的那双让他恐惧的红色的还没散去。有什么东西搭在他的肩膀,他抬起眼红色的瞳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啊!”Thomas尖叫着向后退去,脑袋撞到了墙上。

“是我!Tommy!是我!”Minho的声音响起。

Thomas颤抖地抓着床单,盯着黑暗里的人影,惊魂未定地穿着粗气。

灯‘啪’地一声亮了起来。Thomas被刺的闭上了眼睛。

“天啊,Tommy,发生了什么?”睁开眼Thomas看到Newt正蹲在窗台上,Minho一脸抱歉地站在门边。

tbc-

评论(8)
热度(57)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