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移动迷宫&少狼】狼群(Minho&Newt /Thomas;Sterek)第八章

CP:    Thominewt(可能会有3P,但是不一定)    
            Minho/Thomas    
            Newt/Thomas   
  


【移动迷宫&少狼crossover】狼群 (Minho&Newt /Thomas;Sterek)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

【配对】Thominewt(可能会有3P,但是不一定); Minho/Thomas;Newt/Thomas ;Sterek

【原著】电影移动迷宫;美剧少狼

【等级】PG

【附注】会有一些设定和二设需要在正文开头说明

【警告】会有:血腥、暴力、伤害、色情等描写

【介绍】Thomas是个离家的大学生被卷入了一场屠杀中成为了拯救者,Stiles是个患有ADD的笨拙少年因为好友不得不成为保持理智的那个。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正文】

关于设定:

狼群:(设定来源少狼)首领为Alpha,狼群成员被称为Beta,独狼被称为Omega。

      Alpha(红眼睛)在一些情况下会变成beta(原来的眼睛颜色)

      Beta(黄眼睛或蓝眼睛)Beta有两种情况能够成为Alpha,TrueAlpha通过自己的力量让眼睛变成红色,成为Alpha;杀掉一只Alpha会取代被杀的Alpha的眼睛颜色。

      Alpha能够从自己的狼群成员获得力量(通过杀掉)

      狼是群居动物,狼拥有族群会更强大,所以Omega(独狼)更容易死亡。

      目前将会出现的狼群:Alpha Alby(一个年轻的狼群,成员基本都是青年);Alpha Janson(为了获得力量杀掉了自己的所有成员,包括伴侣Ave,盯上了Alby狼群);Alpha Derek(刚刚成为Alpha不久,拥有一些问题少年成员,人数少的可怜……拥有主人公之一Stiles)


 猎人:(二设少狼中的猎人设定)人类中了解怪物世界并且选择追杀它们的一群人,分为官方和自发,官方多为家族型,自发一般都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走上了这条路。

主人公(人类):Thomas Stilinski,Mieczyslaw Stilinski(Stiles)


第八章 濒死

Thomas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宽敞的白色走廊里,周围的灯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四周望去,只有一条路不知道通向何处。他向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像这天路永远都走不到头。

心跳声在耳边越来越响,Thomas紧张地跑了起来。有气流擦过颧骨带起细小的刺痛。突然脚下一绊,他重重地摔倒在地。

Thomas痛苦地呻吟几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自己正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黑点。他手忙脚乱地向前跑了几步,出现在它面前的是一个很大的浴缸,周围的地上全是水。

小心翼翼地上前,浴缸里突然有什么东西挣扎起来。Thomas猛然意识到Stiles的叫喊,连忙上前。周围的画面一闪,四周暗了下来。

Thomas转过身,慌张地看着四周。他正站在树林里,面前一个巨大的树桩。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吸引力引导着他。他将手慢慢伸了过去,藤蔓突然从树桩里抽出紧紧缠绕在他的手腕上。

Thomas突然惊醒,眼前白色的影子模糊地晃动着,耳边还有刺耳的警报声响做一团,

“Thomas,你能听见么?”感觉到耳边有人在叫他,Thomas挣扎起来。“按住他!”疼痛,全身都在疼痛,灼烧般让Thomas大叫起来。

接着耳边的声音慢慢离自己越来越远,Thomas再次陷入黑暗。

病房里,四双眼睛瞪着Teresa。“你说这个会管用的!”Newt最先打破了沉默,“这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有用的样子。”

“我是说也许。”Teresa皱眉,“我没想到Thomas是不能被转化的体质!”

“做点什么!”Minho低吼,双瞳闪烁着红色的光。

几个小时前,他们将被咬的Thomas送到了医院,他的肩膀上被巨大的撕裂伤覆盖,正不断这渗出黑色的血液。

“那是什么?”年轻的狼人们很显然被吓坏了,他们都没经历过眼前的这一幕。

Newt、Frypan都经历过转化,并没有黑色的血液。

Teresa看起来很震惊,“那是……我的天,我没想到……”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伤口没有愈合?”Minho的眼睛还闪着红色的光,刚刚成为Alpha的他还没办法掌控突然增强的力量。

“那是……”Teresa的表情变得凝重,“他的身体一部分……他没办法转化。”

“什么叫没办法转化?”Gally一脸疑惑。

“就是,他的体质,基因,没办法接受狼人基因的转化……”Teresa转过头大声喊道,“我需要回实验室!我的研究……也许,也许能救他!”

“嘿!”Newt吼着,四个人看着Teresa快速跑走。

没多久Teresa就拿着什么东西回来,注射进了Thomas的吊瓶。情况似乎稳定了下来,但是Thomas却也没有醒过来。

但至少,没再吐那些恶心的黑色的血液……

Thomas依然沉浸在黑暗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了些什么声音。像是在争吵,或者是咆哮。他用力闭上眼,伸出手摸索。

似乎是一道门,Thomas用力推了推,门纹丝不动。接着那些声音似乎变大了,像是一声咆哮。他用尽全力将门推开,黑暗骤然亮了起来,让他闭上了眼睛。

适应了光线,Thomas睁开眼。Stiles坐在一个巨大的树桩上,面前摆着一个矮桌。

“Stiles?”Thomas惊声。走上前,“你在这儿做什么?”

Stiles没理他,盯着矮桌上。Thomas转过头,矮桌上是一盘棋,不同他们以前经常玩的国际象棋,而像是更高深的一种黑白亮色的。上面摆满了棋子,而Stiles正皱着眉盯着棋盘。

“这可真是诡异透了。”Thomas嘟囔着,盯着棋盘,一种冲动让他去伸手。

一颗棋子落下,让他晃神变成了正在下棋的那个。

“这他妈……”Thomas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Stiles正站在一边冲他说什么。

Thomas听不到Stiles的声音,皱起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Stiles?”

一种不安深深地缠绕着他,“Stiles?”

他看着Stiles的嘴唇动的越来越快,想要让Stiles停下来,Thomas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

眼前的场景又变了,这一次在看清楚了周围之后,Thomas的心脏被攥紧了。他咽了咽,看着周围熟悉的走廊,身边穿着医护人员制服的人走来走去。

他听到一个温柔且虚弱的声音,颤抖地靠近唯一一扇开着门的病房。

“妈?”Thomas小心翼翼地开口,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他不敢置信地看向病房里,在病床上看到了母亲,还有坐在一边的小Stiles。

“上帝啊。”Thomas捂住嘴,无力地靠在墙上。

说话的人像是发现了Thomas一样,转过头,“嘿,宝贝,你在这儿做什么?”

“Tomuth”小Stiles也跟着看过来,漏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妈咪再讲狼人与小红帽的故事!”

“妈……”Thomas深吸了口气走上前,声音哽咽地忽然笑了,“哦,是么,你最喜欢的故事,不是么?小混蛋。”

“嘿,你不能叫我小混蛋,叫我Shtiles。”小Stiles仰着脸愤愤地说。

Thomas笑着摇头,“那蠢爆了!”

“才没有!”

“好了,男孩们!”他们的妈妈笑着阻止了兄弟俩的争吵,伸手拉着Thomas,“宝贝,你不该在这里。”

“什么?”Thomas似乎不太明白。

“回去,回到你该在的地方。”Thomas看着妈妈平静的眼神,张嘴想说什么。周围却突然寂静下来。

“记得,宝贝,照顾好你自己,还有Stiles。”

他看着他妈妈微笑的脸,忽然焦急起想要抓住什么,伸出手周围的景色却快速后退。

猛地睁开眼,Thomas听着刺耳的警报声,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白色的天花板。

“我的天,Tommy!”Newt的脸上出现在视野里。

Thomas皱起眉,张开嘴,“……Newt?”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厉害。

“嘿,别说话。我去叫医生。”Newt漏出一个笑容,然后消失在视野里。

Thomas觉得很累,像是在实验室不眠不休一个礼拜那种。稍微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浑身都疼。记忆慢慢回溯,他想起晕过去前肩膀上撕裂的剧痛。心里一惊用力坐起来。

身体只坚持了一半便又无力地躺到了床上,Thomas呻吟着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厚厚的纱布挡住了皮肤的触感。

“Tommy!别起来!”这次,是Minho的声音。Thomas转过头,看着Minho惊喜地冲进屋,身后还跟着Gally和Frypan。

“Newt终于亲了你了么?睡美人?”Gally挑了挑眉毛,笑着说。

Thomas翻了个白眼,“我这样多久了?”

三个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Thomas皱眉,“我昏迷了多久了?”

Minho看了看Gally,Gally耸了耸肩,“别看我……”又看了看Frypan。Frypan看两个人都不打算回答,“一个礼拜?”

“什么?”Thomas再次想要起来,Minho眼疾手快地按住他没受伤的肩膀,“嘿,你还不能起来,Tommy!”说着眼睛跟着亮了起来。

Thomas看着Minho红的耀眼的眼睛,张了张嘴,“哇哦,这个……”想了想,“这个看起来太酷了。”

Minho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见鬼,我,呃,还不太能控制这个。”

“那要是在普通人面前亮了怎么办?”Thomas扬了扬眉毛。

Minho脸一红,“我尽量。”看到Gally和Frypan脸上表示怀疑的表情,“嘿,我可是Alpha!”

“好吧,你是Alpha,你说的算。”Gally缩了缩肩膀,摊开双手说。

Newt带着医生回到了病房,一顿检查之后。医生松口气地宣布Thomas脱离了危险期,让其他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等医生检查完,Thomas回到了普通病房。Minho带着狼群剩下的人来到了病房,还有Teresa、Jorge和Brenda。

Thomas一一看过去,Minho、Newt、Gally、Frypan、Aris、Harriet、Sonya。曾经他有更多的朋友,现在这些人就像是他剩下的唯一。

“你错过了Chuck的葬礼,蠢货。”Newt苦笑着小声说。

Thomas垂下眼角,回忆像是在他心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我会补术花的,等我能出院。”

沉默在病房里蔓延开,大家垂着头,为每一位失去的同伴默哀。

像是受够了沉默,Thomas强撑起笑容,“所以……”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Minho现在是Alpha了哈。”

Newt最先笑起来,揶揄地锤了Minho一拳,又因为Minho亮起的红眼睛瑟缩了一下。其他人也跟着笑起来起哄,直到Minho往常没什么表情的脸开始变红。

Teresa给Thomas讲述了大部分他被咬后的事情,包括当警察发现了不只一具的尸体时,Jorge接管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似乎在警局里有些关系。成功的压下了所有的事情。

电视还在播报关于Janson是变态连环杀人狂的新闻,很显然不只是学校附近地区的命案。恐惧依然还留存在这个城市里不少人的心底。

Thomas听着,然后开始变得疲惫。他想强撑起眼睛,脑海里似乎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

大家发现了他的状态,一个个悄声地告辞。Thomas隐约地听到Teresa温柔的声音,“我明天再来看你,Tom。”然后似乎有护士进进出出。

大脑困顿地将他拉近睡眠,Thomas挣扎了一下睁开眼,病房里的沙发上,Minho拿着笔记本电脑,Newt则坐在窗台上拿着画本。

终于安下心来,Thomas闭上了眼睛。


评论(9)
热度(53)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