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男人多了一个:JR、Kiki、Dylan小天使、桑总(笑)
CP:all以上四人。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
最近沉迷迷宫,复出码字。

—— 【移动迷宫&少狼】狼群(Minho&Newt /Thomas;Sterek)第五章

Thomas不想被卷入麻烦,却在狼群最脆弱的时候支撑起剩下的人,可以说他继承了Alby,是狼群的灵魂所在。


【移动迷宫&少狼crossover】狼群 (Minho&Newt /Thomas;Sterek)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

【配对】Minho&Newt /Thomas;Sterek

【原著】电影移动迷宫;美剧少狼

【等级】PG

【附注】会有一些设定和二设需要在正文开头说明

【警告】会有:血腥、暴力、伤害、色情等描写

【介绍】Thomas是个离家的大学生被卷入了一场屠杀中成为了拯救者,Stiles是个患有ADD的笨拙少年因为好友不得不成为保持理智的那个。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正文】

关于设定:

狼群:(设定来源少狼)首领为Alpha,狼群成员被称为Beta,独狼被称为Omega。

      Alpha(红眼睛)在一些情况下会变成beta(原来的眼睛颜色)

      Beta(黄眼睛或蓝眼睛)Beta有两种情况能够成为Alpha,TrueAlpha通过自己的力量让眼睛变成红色,成为Alpha;杀掉一只Alpha会取代被杀的Alpha的眼睛颜色。

      Alpha能够从自己的狼群成员获得力量(通过杀掉)

      狼是群居动物,狼拥有族群会更强大,所以Omega(独狼)更容易死亡。

 

目前将会出现的狼群:Alpha Alby(一个年轻的狼群,成员基本都是青年);Alpha Janson(为了获得力量杀掉了自己的所有成员,包括伴侣Ave,盯上了Alby狼群);Alpha Derek(刚刚成为Alpha不久,拥有一些问题少年成员,人数少的可怜……拥有主人公之一Stiles)

 

猎人:(二设少狼中的猎人设定)人类中了解怪物世界并且选择追杀它们的一群人,分为官方和自发,官方多为家族型,自发一般都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走上了这条路。

 

主人公(人类):Thomas Stilinski,Mieczyslaw Stilinski(Stiles)


第五章 Alpha

等待,是最难熬的,Thomas深知。他的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那苍白的医院走廊里一样,牵着不知所措的Stiles。内心一篇空白,只是等待着,就像断头台前的最后一秒,等待宣判。

Thomas从吧台里翻出一瓶波本,就着还在颤抖的手直接吞了两大口。喉咙被酒精灼烧,火辣感刺激着他的大脑。

手终于不在颤抖了。

尸体、黄眼睛、红眼睛、獠牙、野兽、狼人……猎人……Thomas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刚刚的遭遇,以及Brenda说的话。

恐惧夹杂担忧,还有一丝苦闷。Thomas搓了搓脸,抱怨着他到底卷进了什么样的破事儿里。而安静的酒吧正在慢慢助长他内心的恐惧。

Thomas神经质地紧盯着酒吧正门的彩色玻璃,像是野兽的影子就在上面徘徊。摸了摸兜,才发现他好像压根就没来得及拿上手机。

他不知道Jorge说酒吧里有些布置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十分希望Jorge说的是真的,那个野兽没法进来。他在这里是安全的。

为了阻止继续胡思乱想,Thomas打开了音响,选了首舒缓的音乐,把音量调到最小。想着要不要去厨房找些东西吃。

突然的敲门声在神经紧张的Thomas听起来格外刺耳。他吓了个激灵,手握紧桌子上的手枪。感谢他爸,他和Stiles从小对枪支还是很熟悉的。

他紧张地盯着酒吧大门,屏住呼吸等待着。

敲门声再次响起来,比第一次更急促粗暴。Thomas紧张地躲进酒吧里,知道他听到了他的名字,“上帝!Tom,快开门!”那是Teresa的声音。

Thomas这才反应过来,声音是从酒吧后门响起来的。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后面打开门,他看到Teresa和Brenda架着个人从外面挤了进来。

还没看清,Brenda便把架着的一条胳膊递给Thomas,然后咒骂着走了处去,“见鬼的,那个该死的疯子Alpha,锁好门,我得去找老家伙!”

铁门被摔上,Thomas惊恐地看着Teresa,“你们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说着低头去看被架着的那个人,“我的天,Minho?”

Teresa的表情看起来很不好,Thomas已经没有心思想其他的,一个人分担了Minho大部分的重量,将人太近了办公室里。

将Minho放到沙发上,Thomas看着Teresa在办公室里翻找着什么。低下头Minho的身上几乎被红色黑色的血迹覆盖,暗红色的血污下的脸惨白。

“我的天,这到底……”

“先把伤口缝起来!”一团针线被扔到Thomas怀里。Thomas只是顿了一下立刻拿起针线。

撩开Minho已经破碎的上衣,Thomas发出一个惊呼。一条伤口横在他的肚子上,干涸的血液在肚子上凝结出一块一块的污迹。

“按住他!Tom。”Teresa快速说,将一瓶伏特加全部倒在了Minho的肚子上。

Minho的身体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Thomas眼疾手快地按住他的肩膀。嚎叫刺痛了他的耳朵。他看到Minho的双眼爆发出莹蓝色的光。很短的一瞬间,瑟缩的念头紧紧闪过脑海的一瞬,Minho像断了线的木偶,身体摔回到沙发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Thomas捡起Teresa扔过来的毛巾,擦着被酒精稀释掉的血迹。血液从可怖的伤口涌了出来,Thomas连忙按住,忽视了Minho无意识的呻吟。

“Ava……”Teresa站在沙发边,沾着血迹的手在微微颤抖,“Ava……”Teresa困难地吞咽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悲痛欲绝,“Janson杀了她……”

Thomas伸手握住Teresa颤抖的手,用力握了握。Teresa侧过头看着他,将手抽出来,“Alpha造成的伤害会让狼人无法无法愈合,把伤口先缝起来。我去打听一下其他人……”

“等等,你说其他人是什么意思?”Thomas叫住Teresa,不安地问。

Teresa看着Thomas,表情不自然地撇过头。正准备走,Thomas一个箭步挡住了去路。

“不止Minho一个对么?”Thomas的声音有点颤抖,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Teresa看着Thomas,有点烦躁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不知道,Tom,我们到的时候只发现了还有口气的他,他只来得及说了句Glade就晕过去了。”

“没有其他人?”Thomas紧抓着Teresa不确定的语气不放,他确定Teresa隐瞒了一下什么。

“Tom,”Teresa看着执拗的Thomas,最终叹口气,“有几具尸体,我们没法把他们都带走……”

“尸体……”Thomas重复着,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掉进了冰水里,“谁的?”

“不,我不认识。”Teresa摇摇头,“如果Ava……”她的声音哽咽了一下,“也行能认出他们,不过……其中一个是他们的Alpha,我很抱歉Tom。”

Thomas睁大了眼睛,他们的Alpha……一直是Alby照顾他们……“Alby……”他脱口而出。

“我很抱歉Tom,我知道你和他们是朋友。但是,我得去打听一下其他人,Janson在追杀整个狼群。”Teresa察觉到Thomas动摇,打算伸手把他拉开。

“为什么?”Thomas快速抬起头看着Teresa,表情透着愤怒。

Teresa摇了摇头,“他疯了……”然后快步走出办公室。

Thomas深吸了口气,转身回到昏迷的Minho身边。

拿着针的手有些颤抖,Thomas深呼吸了几次都没办法下手。看到地上的伏特加,猛地灌了两口。呛鼻的酒精刺激着他的神经,眼泪从眼眶掉落。

“你这是哭了么,菜鸟。”

Thomas立刻抬起头,Minho正虚弱的笑着。

“Minho,天啊,你醒了!”Thomas手足无措地说。

Minho点点头,想要坐起来,肚子上的伤口被拉扯,血涌了出来。“操,真他妈的疼。”

“你别动!我还没把伤口缝起来!”Thomas立刻按住Minho,“Te…Teresa说你的伤口还没法愈合,所以得先缝起来。”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抖了,Thomas重新拿起针线。

手腕突然被握住,Thomas疑惑地抬起头。Minho直视着他的眼睛,表情严肃,“那他妈的是谁?”

“呃,”Thomas突然愣住,“Paige教授带的研究生,之前我给她研究的项目打杂。”

“Ava·Paige?”Minho再次问。看到Thomas点了点头,松了口气头靠回到沙发扶手上,“那个老巫婆。”Minho嘟囔着放松了力气,却没有松开Thomas手腕上的手。

Thomas想反驳Minho,Paige教授挺好的,但是想到Teresa悲痛的表情沉默了一下,“Teresa说Paige教授死了……Janson教授杀了她。”

手腕被握紧了一下,Thomas没有抬头。稳住又开始颤抖的手,看着针穿过Minho肚子上的皮肉。

头顶响起“嘶嘶”的吸气声,几秒后,“抱歉,Thomas。”

Thomas摇了摇头,忽然有点生气,“我很担心你们。却可笑的什么都不知道,像个傻子。我来到这个城市,终于可以拜托家里的那些破事儿,终于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活。遇见Newt,认识你们……”

“嘿,Thomas,嘿!”Minho听着Thomas逐渐失控的心跳,顾不得肚子上的疼痛紧拉着Thomas的手,“Tommy!看着我!”

Thomas抬起眼睛,直视着Minho的眼睛,“我以为我们是朋友,可以托付后背的那种……”

“天啊,Tommy!”Minho呻吟了一声,将后脑勺磕进沙发扶手上,“我可不擅长这个。”再次抬起头,“对不起,Tommy!上帝,你不会又要哭了吧!”

“闭嘴,Minho,我没哭!刚才是伏特加呛得。”Thomas用力将针刺进皮肉里。听到Minho的“嘶”声又放松了手下的力道。“我真的很生气的。”

看着缝好的伤口,Thomas将线打结拉好,然后抬头看着Minho,“但是我能理解,狼人?我不会信的。”

Minho苦笑了一下,想要坐起来,Thomas立刻伸过手。低头看了看肚子上伤口,Minho怔了怔,“哇哦,这个看起来可真漂亮。”伤口上整齐的排线让他有点吃惊。

“你肚子上有个大口子,你看起来觉得很漂亮?”Thomas诧异地瞪着Minho,好吧他真的不太了解狼人的大脑回路了。

“就只是……”Minho伸手戳了戳,“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但是这样的情况可不多见。虽然真他妈的疼。”Minho因为疼痛皱起眉。

“所以,你们的超能力除了亮闪闪的眼睛,尖尖的牙和毛茸茸的屁股外,还不会受伤?”Thomas将针线扔到桌子上。

Minho漏出一个被噎住的表情,“不,只是,我们的愈合速度很快。所以根本用不着缝针。”

“看起来这是个很好的体验。”Thomas抱起胳膊挑挑眉说。

“你在讽刺对吧,我能闻到。”Minho皱眉说。

“闻到?”Thomas的眉毛差点飞起来了,“就像……”皱了皱鼻子,“哦……”他想起第一次见到Gally还有第一次见到Minho,两个人都怂了怂鼻子。

Minho点点头,“Gally属于不喜欢把人类扯进我们的世界。但是Newt很喜欢你。很显然,你也挺喜欢Newt 的。”

“什么?”Thomas觉得脸有点热,不知所措地辩解,“不,没有,我没……”

“好了Tommy,”Minho翻了个白眼,“我没别的意思,而且在狼人面前撒谎是没用的。”

“这可真酷。”Thomas干巴巴地说,瞥了眼Minho,“那你呢?”

Minho耸耸肩,“不知道,我可能更倾向……”Minho表情复杂地看着Thomas,“不希望你卷进来吧。”

“太迟了……”Thomas耸了耸肩,故作轻松地说,“但至少你该庆幸我接受良好。”

“其他人……其他人呢?”Thomas突然想起Teresa走前的话。“Newt,Chuck?”又紧张起来。

Minho皱了下眉,“Janson突然找过来,Alby让Newt带着其他人先离开,我们……”Minho向上坐了坐,因为扯到伤口顿了一下,“Alby、我、Gally、还有……呜……Zart,托住……Janson……”Minho慢慢回忆着,心跟着沉重起来。

Thomas抿着嘴,看着Minho越来越苍白的脸,明白他想起了重伤昏迷前的事情,“我很抱歉……Minho……”

“Alby!”Minho用力抓住Thomas,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他们……他们在哪?”说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天啊,Minho,你别动!”Thomas眼看着Minho站起来踉跄了两下,上前一步抱住要摔倒的Minho,“对不起,对不起,Minho,Alby他……”Thomas无法说下去,因为他发现Minho在颤抖。肩膀上的疼痛让他咧了咧嘴,没有吱声。

Thomas让Minho的头抵着自己的肩膀,听到Minho从他颈窝传来的悲惨的咆哮让他感觉心痛。

tbc-


评论(3)
热度(47)
返回顶部
©大人,药在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