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药在这儿

最爱的三个男人JR、Kiki、Dylan小天使(笑)CP all他们仨。其余都吃一点,喜肉杂食。很久没写文…

FBI的那个脑洞,没想好题目。

【Teen Wolf】没想好?(Sterek)
【标题】没想好
【作者】大人,药在这儿(Miss.ill)
【配对】Derek Hale / Mieczyslaw Stilinski(Stiles)。
【原著】Teen Wolf
【等级】 没想好
【附注】 就没想好
【警告】 可能没有后续了……
【介绍】 大概就是之前的FBI脑洞吧
【弃权声明】他们都不是我的,虽然我真的希望是,他们属于少狼。
【正文】
Stiles几乎把车彪到了限速的上限,他的怒气正嘶吼着要挣脱理智。如果可以他想把车速飙到最大,这样他就能在紧张刺激的肾上腺素下忘了刚才的事情,但是不,他的理智依然在线。他死了没关系,但他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看,Stiles就是这么个善良的人。
将车漂移进停车位,Stiles愤怒地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车并粗暴地摔上车门。钥匙从他的手指间掉了下去,Stiles弯腰去接,手臂夹着的文件夹接着掉了下来,文件散落一地。
时隔多年,Stiles依然是个手忙脚乱的家伙。
走廊里都能听到Stiles的低咒声,以及没人能听清的语序混乱的自言自语。
钥匙在第四下的时候才准确插入了门锁,Stiles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声音就在房门被带上的一瞬间戛然而止,Stiles背靠着大门等着漆黑一片的屋子,慢慢眯起眼睛。
他的屋子里有什么不对劲,经过了学生时代无数次的死里逃生筑造起来的第六感,Stiles该死地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Stiles认真地思考着早上他离开前房间里的布置:办公桌上堆叠的文件、一周没戏蜷在一起的脏衣服、从书柜上掉落下来散开的书籍、以及残留着咖啡渍的马克杯、还有窗台上的……
见鬼的!Stiles看向他的窗台,窗帘整齐地被捆成一束安静待在窗户边,而他从来不整理窗帘……
“谁?出来!”Stiles利落地掏出枪指着窗户及边墙的角落,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察觉到了角落里的黑影。
Stiles本应该第一时间想到这个黑影到底是谁,他才加入FBI调查小组没多久所以没有什么变态的敌人,并且能够通过窗户闯入他的人还对着他的枪不动声色的只可能有一个人。
“该死的Derek Hale!”如果不是Stiles刻意压低了音量,那可以算得上是气急败坏的吼叫了。
不过,这绝对是个尴尬的开场,因为被认出来的人没有任何回应。
Stiles将枪用力的拍在门边的桌子上,换好了拖鞋走进屋,用力打开吊灯。无视了因为突然刺眼光线而眯起眼的闯入者,Stiles将文件扔进沙发里,然后快速走进厨房。
闯入者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我是无辜的。”
“草你的无辜!”愤怒地吼叫声从厨房里发出,伴随着Stiles愤怒的脸。
Derek Hale可算是Stiles一根断在手心里的刺,无论如何都没法拔出来,又在他快要忘记时用刺痛来提醒他的存在。
哦,当然也是一个被指控屠杀罪的通缉犯。Stiles咬牙切齿地想。
“我没干你脑子里想的那些事情。”Derek慢慢地开口,即使头发还滴着冰水,也还是一副酷的要死的模样。
Stiles翻了个白眼,放弃纠结Derek是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你闯入一名FBI特工的家就是表明你是无辜的?你可以直接去总局说清楚。”
愤怒过后,Stiles让讽刺掌控了理智,“屠杀罪?怎么?月圆没克制住自己的食欲么。”
“Mieczyslaw Stilinski!”低吼夹杂着野兽的咆哮。
Stiles绝对没有颤抖,无论是因为Derek的威胁,还是因为这么多年Derek依然能够熟练念出他的全名。要知道就连他爸都不太擅长叫他的名字。
“怎么,想让我成为下一个受害者?”Stiles扬起下巴,不甘示弱地反驳。
Derek漏出一个挫败的表情,站起来,快速来到Stiles 面前,无视Stiles后退的步伐。“你得相信我。”
Stiles抑制了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像上次一样?”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Derek瑟缩了一下,想要搭上Stiles肩膀的手伸在半空,然后又放下。“我是被陷害的。Argent家族……”
Argent,又一个让Stiles感到心烦的姓氏,就像Hale一样。Stiles觉得他永远都没办法摆脱这两个家族的直接的恩怨,哪怕他是个Stilinski,而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几个小时前,他们被召集到会议室,一些文件被分发到他们每个人的手上。Stiles习惯了拿到文件先看后面的照片,看到照片,Stiles惊的文件都扔到了地上,落在最上面的是一张曝光过度的照片,而那张照片里在光晕下的那张脸,Stiles无比熟悉。Derek Hale……
快速地翻阅了文件后,Stiles只觉得Derek Hale是个阴魂不散的混蛋。当然他知道Derek Hale是无辜的,这明显的是一场有预谋的栽赃。Derek Hale是个混蛋,但是不是杀手,更不是屠杀者。
而现在,Derek Hale站在离Stiles半米左右的距离,他甚至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Derek的皮夹克,而Stiles有点呼吸急促。
“你看起来很好……”Derek 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确定。
“好得不能再好!”Stiles习惯性地反驳,又很快闭上嘴。
Derek很认真地看着Stiles左右漂移的眼神几秒,轻轻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他应得的,Derek向后退了一步。皮夹克被拉住,Derek愣了一下看着胸前的手。纤长的手指攥着皮革,Derek惊讶地抬起脸,Stiles也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自己的手。像是触电般,Stiles 收回手。Derek却先一步握住,死死握着。
Stiles在心里咒骂自己的条件反射,他太习惯对Derek动手动脚了。即使过了这么些年之后再见到着这个男人,Stiles还是没发克制自己的动作。
Derek并不是永远都不懂的把握机会,至少现在他抓住了这个机会。Stiles在怀里的感觉让Derek战栗,他几乎以为他已经忘记了Stiles的气味。然后再次深呼吸,属于Stiles 的气息依然那么熟悉。
Stiles只是僵硬了十几秒,便放弃般放松了身体。脖子上的痒意让他翻白眼。他都快要忘了,犬科动物都喜欢抱抱及嗅嗅。






评论(6)
热度(27)
2017-09-05